第615章 你想怎么玩?(1 / 2)

这与自己关系不大,陈一凡没有去关心。

可当第一堂语文课开始的时候,陈一凡不由得停止了自闭学习模式,瞪大眼睛看着走向讲台的女人。

四目相对,黄莺对陈一凡微微一笑,不自觉抬手轻挽耳边发丝,又自顾的拿起课本走上讲台,准备开始讲课。

“等等!”陈一凡突然站了起来,这让因为他的出现在,都迫于压力认真了不少的同学们纷纷诧异的望了过去。

黄莺也略带惊异的望向他。

“你是谁?”陈一凡当着众多同学的面,众目睽睽之下,问出了这个应该十分明显的问题。

并且,神态十分认真。

黄莺一顿,随即淡笑一声,道:“虽然我已经在前两天自我介绍过了,但显然还有些逃课大王不明白情况。”

“再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黄莺,是你们的新语文老师,因为还在实习,暂时只带你们一个班。”

黄莺如同天底下所有的新老师一样,自我介绍着,转身在黑板写下自己的名字。

但等她再转过来的时候,蓦然一惊,不由得倒退一步。

隔着讲台,陈一凡的脸近在咫尺,温热的吐息仿佛直扑到脸上。

讲台的高度,刚刚好的弥补了两人的身高差。

“同学,不要站得这么近,下去坐好!”黄莺对陈一凡告诫道。

“鸢儿!”沉闷的声音从陈一凡喉咙中溢出,以至于面前这过于娇小的身躯微颤。

“同学,老师叫黄莺!还有……麻烦你尊重老师,不要直呼其名,你可以叫我黄老师。”黄莺皱眉,继续道。

陈一凡抻着讲台再一次凑近,以至于让两人之间的关系看起来十分暧昧。

是这个气味,虽然与敖泠鸢身上的略微有些不同,更淡,但其本质,分明是一样的。

难怪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会让自己第一眼便感觉如此熟悉,她们骨子里有着相同的东西。

敖泠鸢生来是仙,有什么自己不懂得的手段,也不是不可能。

“你想怎么玩?”陈一凡没有理会黄莺的话,笑问道。

这算是……考验吗?

不重要了,如果她愿意玩,自己乐意……奉陪到底!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请你坐回座位上去!”黄莺眼神一倪,眉头紧蹙,声音提高了几度,严厉了不少。

陈一凡定定的看着她,就在黄莺要再次开口的时候,却是听话的转身走回座位。

没有再进入自闭学习,与世隔绝的模式,只是那样欣赏般望着她,仿佛欣赏着世上难得一见的珍奇,如此认真。

同学们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不是吧?说好的班长是痴情种子呢?这才跟敖小姐分手多久,这就盯上咱语文老师了!”

“不愧是班长,社会,社会啊!老师也敢动?我赌他有写不完的语文作业了!”

“连班长都见异思迁,我不相信爱情了!”

……

陈一凡对耳边的窃窃私语不予理会,但黄莺不行,她是语文老师,怎么可能任由一班的学生在下面讲话。

“安静!现在是上课时间!”黄莺眉头一皱,冷喝起来,倒真有几分威势,但或许是因为体型比敖泠鸢更加娇小一些,气势没那么足。

一些同学仍然停不下来的窃窃私语着。

“耳朵聋就得治,没听到老师让你们安静吗?想去医院治耳朵?”陈一凡横扫一眼,对仍在窃窃私语的同学们威胁道。

“……”几乎是一瞬之间,满堂寂静。

黄莺瞥了陈一凡一眼,微顿,随后道:“看来某些同学在班里很有威势嘛!作为学生不好好学习,逃课、拉帮结派,罚抄今日学习的课文十遍!”

同学们不由看向陈一凡,这是马屁拍到马腿儿上了吧?

以同学们眼中的陈一凡来看,吃力不讨好,不生气是不可能的。

但就在同学们都等着陈一凡发脾气的时候,陈一凡没有反驳,笑道:“好!”

身为老师,要找借口惩罚学生,那还真是谁也拦不住。

虽然说什么拉帮结派有些牵强。

但自己的女人,那是要用来宠的,罚就罚,他乐意。

“……”

“班长真是毫无下限!”

“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同学们又窃窃私语起来。

这次,陈一凡甚至没开口,只是眼神一扫,便将满堂私语声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