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都有些怪癖(1 / 2)

傍晚时分,陈一凡和黄琰两人到了温夙发来的地址。

只是一处偏僻老街道小巷里多年没人打理的门面,被温夙租了下来。

陈一凡两人到达这里的时候,正值夕阳西下,小巷两百米开外才开了一家副食店,其他尽皆关门闭户,十分萧条。

温夙发来的地址上的这家门面也是关着的。

不过,当陈一凡走到这门面前,掏出手机准备打个电话的时候,面前有着一片污渍的卷帘门被突然拉开,发出一阵剧烈的响声。

是温夙身边的老管家打开的,随着卷帘门拉开,还有一股发霉的味道扑鼻而来。

门面中散乱的放着几个黄色柜子,夕阳光线照进,可以看到里面飞扬的灰尘,以及地面散落的一堆堆书籍。

“你还真会找地方。”陈一凡只是略一扫视整个门面,随即目光停留在靠后斜倒的柜子后面隐约露出的青铜鼎上。

温夙就在梁州鼎旁边,只是他人太矮小,完全被柜子挡住了。

只剩回答的声音传出来:“便宜!”

明明稚嫩的声音,仿佛带上了整个屋子的陈旧和腐朽。

陈一凡有些郁闷,也有些不解:“我看你也不缺钱啊,就租个房子用得了多少钱?至于么?”

能找到这么地方,他也还真是个人才了!

在那些倒塌的黄色柜子和散落的书籍间,还飘散着几张黄符。

看来是因为什么事,原本开店的人匆匆离去了,而且乱成这个样子,店里应该发生了点儿什么。

不过,陈一凡不在意。

或许,这里做乱的“鬼”早已经离开或者消亡了,他没有感受到什么异常浓厚的阴气。

“缺!很缺!”温夙继续答道,那叫一个坚定!

能拿出三千万借鼎的人,竟然这么缺钱,吝啬到连租个房子的钱都要精打细算,实在让陈一凡有些不信。

当然,他现在并不是来纠结这个的。

陈一凡带着黄琰走进门面,身后的老管家瞬间将卷帘门拉下。

屋子里黑暗一片,温夙啪的一声打开了灯,然后拿着张纸巾在哪儿擦手,擦完竟将纸巾塞进自己兜儿里去了。

不知道是不乱丢垃圾,还是……留着下次继续用?

以屋子里杂乱的程度来看,陈一凡认为,很有可能是后者。

陈一凡用脚推开地面挡路的书,走了过去。

“只是一些普通的书罢了。”温夙见状,不由得有些好笑。

就像陈一凡笑他会吝啬到把用过一次不怎么脏的纸留着继续用,他也觉得陈一凡的动作好笑。

陈一凡没有理会他,说着:“我可以带走了?”

同时来到了鼎边,突然一个抬头的动作,吓了他一跳,这才发现刚刚还有一个人蹲在鼎边。

或许是他身材太矮小也可能是他太专注,专注到陈一凡甚至要以为他与鼎融为一体了,刚刚陈一凡竟没发现他。

“再等一会儿,等他将所有仿制所需的数据记完,你就可以带走了,这是你的三千万!”温夙解释道。

“何不拍几张照片就是了?”陈一凡撇撇嘴,问道。

“你以为我这是什么?高仿!高仿!以假乱真的那种!”陈一凡这么一说,测量梁州鼎数据的小矮子不高兴了。

他穿着一身与梁州鼎相似的青铜色衣服,身上有很多小口袋,装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