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开局表白女教皇 > 第40章 可怜的小野猫

第40章 可怜的小野猫

 热门推荐:
    “果然,我的双全手弥补了邪魂师的弊端。”

    吞噬了其他生灵的魂力后,邪魂师的精神和身体都会受到污染,而林琅天的双全手,则能将其修复成原本的状态。

    等地上那名魂师被吸成人干,黑格尔和高斯图意犹未尽地松嘴。

    此时,他们精神还恍惚着,喘着粗气,双眼通红地看向了林琅天,像是野兽一般呲着牙。

    见状,林琅天冷哼一声。

    两名邪魂师顿时浑身一激灵,恢复了灵智。

    但身上的兽化形态又恶化了些。

    “老大……”

    帮两人回到了正常状态后,林琅天沉声道:“以后,你们就跟随我做事吧。当然,你们可以拒绝或是背叛,代价……”

    顿了顿,两个邪魂师都是咽了口唾沫。

    虽然身为同类,他们对林琅天的感觉很特殊,但也清楚,不遵从对方的后果是什么。m.

    “老大,除了跟着您之外,我们也没别的去处了……”

    “对啊对啊,老大要是不帮我们清楚负面魂力,那我们迟早会彻底变成怪物,到时肯定被武魂殿什么的干掉。”

    两个邪魂师争先恐后地表忠心。

    林琅天淡淡地点了下头,道:“很好,我要你们为我建立一个组织,经费、资源以及庇护都会提供给你们,你们现阶段的任务很简单。”

    “寻找其他邪魂师,规束他们不许伤害无辜。”

    “你们修行所需的魂师或者魂兽,都由我来提供,一旦让我知道你们敢违逆我的意思,我不会给你们任何活命的机会。”

    两个邪魂师顿时如小鸡啄米般地点头应答。

    心里也忍不住好奇地猜测林琅天的身份,能如此自信地建立组织,背后肯定有一个大势力支持。

    相比之下,两人之前简直就是小打小闹。

    而且,找到同类增强认同感也是他们想要的,眼神崇敬地看向林琅天,他们齐声问道:“老大,我们的组织叫什么?”

    “圣灵教。”

    林琅天之所以建立这个组织,为自己增强势力是一方面。

    更长远的目光却是寻找一条新的修行之路。

    同时,邪魂师现在虽然生命不显,但具备着极大的潜力,若是不能收拢到手里,日后必将造成腥风血雨。

    吩咐两人处理好尸体后,林琅天转身走向了次卧。

    见到打开的窗户,被夜风吹起的窗帘后,林琅天微微一笑,身形一闪,也跟着追了出去。

    ……

    多兰城内繁华主道。

    夜晚的路上,行人并不是很多,一个身材火爆的少女正在快速奔跑着,神色惊慌,俏脸上满是细密的汗珠,却不敢停下片刻。

    她在行人中灵敏的穿梭,奔着城中心快速行进。

    “那个可怕的家伙并不怕星罗皇室,就算能跑到城主府,恐怕也会被他抓回去……武魂殿,也许我能借武魂殿的力量。”

    这一刻,朱竹清竟庆幸自己和武魂殿圣子有了婚约。

    很快,武魂殿的穹顶建筑,出现在视线里。

    一脚踏进武魂殿,朱竹清仿佛虚脱了一般靠在门框上,眼中闪过一抹庆幸。

    到了这里,就能拜托那人了吧?

    胸口剧烈起伏,朱竹清浑身都是黏湿的不适感觉,纤手在发烧的脸前扇了扇风,同时扫了眼大厅,发现并没有几个魂师。

    前台的魂师在打着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

    “是朱竹清小姐吗?”

    忽地,一个身影竟神秘地出现在朱竹清的身前,微笑着问道。

    朱竹清微微一怔,点了点头。

    她看了眼对方的服饰,思考一瞬便认出了对方乃是武魂殿主教,魂帝级别的强者。

    不过,为什么会认得自己?

    “我们殿主正在等您,请跟我来。”那个主教笑着带路。

    朱竹清跟在身后,好奇问道:“为什么你们殿主会要等我?”

    “抱歉,您到时就知道了。”主教敷衍道。

    “……”朱竹清本来的打算就是向此地的殿主求助,此时虽然情况有些诡异,但总不能转身离去,于是硬着头皮跟上。

    令朱竹清疑虑的是,一直到顶楼,都没遇到别的魂师。

    主教推开门,示意她独自进去。

    朱竹清轻声道了声谢,垂着眸子进入房间,刚踏进去,房门就被主教关上。

    房门的闭合声,令她的睫毛微颤。

    “殿主大人,我是圣子的……”

    朱竹清清冷的面容露出窘迫的神情,正要抬眸开口,剩下的话却被咽了回去,她见到了一个噩梦般的身影,正在看着自己。

    竟然是那个残暴的邪魂师!

    不敢言语,朱竹清瞬间转身想要逃跑,却撞上了房门,砰地一声,白皙的额头后仰,染了一团红晕,手忙脚乱地想要开门。

    “朱竹清,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林琅天淡淡地开口。

    说实话,就连他都没想过被自己吓尿的小姑娘,竟然有勇气逃跑,还很冷静地判断出该向谁求救。

    但,很可惜她的靠山就是林琅天。

    听到噩梦中的声音,朱竹清被吓得双腿一软,仿佛又看见了那颗被踩爆的人头,惊慌地竟忘了释放武魂,靠着房门跌坐下来。

    她做梦都不会忘记,林琅天那恐怖的气势与行为。

    “怎么会、怎么会……”

    见林琅天慢慢向自己靠近,朱竹清扁着嘴,挺翘的琼鼻轻微耸动,双腿徒劳地蹬动,“不要杀我、我是武魂殿圣子的未婚妻……”

    林琅天莞尔一笑。

    这种时候,倒是想起自己是她的未婚夫了?

    不过,看少女如此惊恐的模样,林琅天也是意识到了自己在对方的心里,究竟留下了多么恐怖的印象。

    “可惜,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殿主,我就带她先离开了?”林琅天回头对殿主告辞,接着在朱竹清惊恐的目光中,将她拦腰抱起,缓缓走出房门。

    朱竹清目光呆滞,嘴唇嚅动,不敢动作。

    竟然连武魂殿的殿主都坐视不管,对方的能量,可能远比自己想得要强势。

    那么,自己逃跑的行为,一定会激怒对方吧?

    呼呼风声中,两人在建筑顶端跳跃奔走。

    “以她的聪明才智,冷静下来后,应该会很快猜到我的身份。”林琅天低头看了眼朱竹清,心中有了一个主意。

    不过,却是要让朱竹清吃些苦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