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皓天帝辉 > 第六百五十九章、破围而入

第六百五十九章、破围而入

 热门推荐:
    []

    皓天帝辉第六百五十九章、破围而入谈判对手的举止突然变得怪异,匪首们也不是傻子,立即知道后面发生了变故,刚想回头察看,哪还来得及。

    没等他们做出任何反应,牧津云他们已经到了眼前,牧津云和云宛菱一人一个,举手之间将那对男女制住。

    都是掐住对方的脖子,如同拎小鸡般拎在手里,三个人没有停下脚步,立即朝侣仙盟那边飞去。

    牧津云大叫道:“我们是安魂堂的人,你们不要动手,都是自己人。”

    徐蓉高声娇喝:“谁都不许妄动,妄动者死!”

    他们倒不是怕这些人动手,而是怕自己忍不住还手,一旦出现死伤,事情就会变得复杂了。

    此刻,他们将修为散开,众人立刻知道来了高阶修士,一时间木立当场,谁都不敢乱动一下。

    三个人顺利来到侣仙盟阵营中,顺手封印住俘虏的修为。

    牧大公子乐呵呵地说道:“我们也没有什么见面礼,看这两个人挺能白话的,捉来给你们玩玩!”

    话音刚落,匪首阵营中一名男子高声叫道:“前辈,前辈手下留情,捉去就捉去吧,能不能别玩,那是我老婆,求前辈高抬贵手!”

    话音刚落,旁边一名女子说道:“明哥,你老婆肯定完蛋了,就算能回来,也肯定是个万人骑,你就别要她了,咱俩一起过日子吧!”

    被捉女子立即大骂道:“姜雪,你个臭不要脸的婊子,我就是万人骑,也比你这个荡妇强。

    明哥,你别理这个骚狐狸,你敢跟她有一腿,等老娘回去后,一定切下你的命根。”

    话音未落,只听被捉男子语气沉重的说道:“雪儿,你家爷们还没死呢,你现在就找下家是不是早了点,能不能等我闭眼后再找。”

    牧大公子乐不可支,开心的问那个男子,“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回前辈,小人名叫赵钟。”

    “那个姜雪是你的媳妇?”

    “嗯,是我那个不要脸的媳妇!”

    牧津云哈哈大笑,又去问那个女人:“你们两口子都叫什么名字?”

    那名女子立即换成一副笑颜:“回前辈的话,小女子的贱名叫周云雅,我男人的名字叫做竹明,竹子的竹,明天的明。”

    牧津云点了点头,周云雅小心问道:“前辈,那么多人站在那里,前辈为何要捉住我们二人?”

    “因为你俩长得好看,在一群人当中独树一帜,不捉你俩对不起你们的模样?”

    周云雅干笑道:“前辈说笑了,肯定不是这个原因。”

    牧津云笑道:“我从你们后面过来,也看不见你们的模样,在我眼里,你们都是一个脑袋一个屁股,我怎会知道该捉谁,只能看谁能白话就捉谁喽!”

    周云雅恨恨说道:“我周云雅对天发誓,以后再碎嘴,就死无葬身之地。”

    赵钟也立誓道:“我也是!”

    还没等牧津云说话,那个姜雪叫道:“钟哥,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可以等你三天,三天后,你若是不能回来,我只能嫁给竹明了!”

    没等周云雅开口臭骂,竹明高声呵叱道:“滚一边待着去,你不要妄图破坏我们夫妻的感情,告诉你,我们是不可能的。”

    接着,小声问道:“你真想三天后嫁给我吗,要不,我们今天晚上先洞房,三天后补办婚礼?”

    姜雪看都没有看他。

    “死一边去,老娘死都不会和别的男人睡,我在消磨时间,让那个男人婆赶紧想办法,你少打老娘的主意,我男人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竹明哈哈一笑,没有再说什么,始终盯着周云雅的眼神中,充满了关切和焦急。

    牧津云虽然听不见他们交谈的内容,但通过察颜观色也猜出来七八分。

    他开口说道:“你们放心,有我在,没有人能伤害他们,只要我们谈好条件,我保证他们能够平安回去。”

    竹明和姜雪的神色立刻轻松不少,都不自觉的向牧津云拱手拜谢。

    牧津云呵呵一笑,扭头对侣仙盟的人问道:“怎么样,我说出的保证,不知贵盟是否同意?”

    一名老者越众而出,对牧津云抱拳说道:“一切听从前辈的安排,小人莫敢不从,请问前辈是…”

    “唐周宗!”

    “失敬,失敬,原来前辈是唐周宗的人,小人吕望,暂为坊盟盟主,前辈请便,小人随时听候调遣!”

    老者回到本方阵营,低声解释几句,其他人俱是喜形于色,紧张的情绪都放松不少。

    牧津云看向那些匪徒,对他们问道:“家有千口,主事一人,你们当中有没有主事的人?

    我捉住的两个人只是两个话筒,肯定不是当家主事人,是谁,站出来跟我说话!”

    话音落地,一名女子越众而出。

    此人身形婀娜,头戴面巾,出言道:“前辈想谈,就跟我谈吧!”

    牧津云打量她几眼,对她问道:“你是他们的主事人?”

    女子点头说道:“他们都是我请来的朋友,前辈可以把我视作他们的主事人。”

    牧津云点了点头,“你叫什么名字,为何聚众攻打侣仙盟?”

    那名女子回答道:“晚辈名叫佘铃花,来此目的是为了给我妹妹报仇,我并非想攻打侣仙盟,只是想逼他们交出凶手。”

    牧津云皱眉问道:“你妹妹被坊盟里的人伤害了?”

    佘铃花点了点头。

    牧津云继续问道:“你想让他们交出凶手,他们不同意?”

    佘铃花又点了点头。

    牧津云没有再问,也不想多问,这种江湖恩怨他老人家根本就不想管,这样的恩怨情仇每天都会发生,他管的过来嘛!

    他见不到别人作恶,但只限于现行作恶。

    像这种前有因后有果的恩怨,一时半会的肯定扯不清断不明,自有规律左右它的发展,他犯不上费力去管这等闲事。

    他是天泽王不是牧大侠,他可以做英雄,却懒得做法官。

    在他的眼里,不管谁对谁错,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他只关心安魂果。

    等拿到安魂果后,你们是打是和,他才不会在乎呢。

    可能有人会说牧津云冷血,但牧津云本人却不这么认为,他之所以这么做,是不想过多的干涉因果。

    因果的发生和结束自有它的道理和规律,无故干涉因果,这个因果就有可能算在干涉者的头上。

    牧津云有自知自明,自己并不是什么得道高僧,化解不了这一桩桩仇怨。

    有人伤害了人家妹妹,人家来找凶手报仇,那是天经地义、理所应当!

    而且,只是让坊盟交出凶手,没有直接打进去,已经算是有仁有义很讲道理了,他又何必出头去平息这场恩怨呢?

    想到这,牧津云对佘铃花摆了摆手。

    “小丫头,你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后,你们的事情我不再过问,你看如何?”

    佘铃花犹豫一下,回应道:“前辈有命,晚辈不敢不从,但是,前辈能否将我的朋友放回来?”

    牧津云解开赵忠的封印,将他朝姜雪抛过去。

    “美女,你改嫁的主意破灭了,你家爷们我现在就还给你!”

    云宛菱嫣然一笑,也是如法炮制,将周云雅抛给了竹明。

    两对男女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牧津云笑骂道:“都给老子滚蛋,别在这里秀恩爱,老子看着扎眼!”

    一众匪首都退了回去,竹明夫妇和赵钟夫妇对牧津云再三拜谢,这才携手离去。

    徐蓉低声说道:“没想到漠公子还挺善良的,这跟传说中的杀人不眨眼形象有些相悖了。”

    牧津云低声笑道:“这是我的原则,我平生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拆散鸳鸯。

    百年修来同船渡,千年修来共枕眠,人家千年修来的缘分被毁去了,这可是大罪恶。

    这种孽债我可背不动,沾染上这种因果,从下辈子开始,怕是要打十世光棍喽!”

    徐蓉噗嗤一笑:“公子言之有理,拆人姻缘最伤福报,并且千年修缘不易,一旦被毁,孽债极重。”

    “徐小姐所言极是,就是这个道理。”

    此时,吕望从后面凑上来,惋惜道:“前辈,为何要放掉那两个贼人?”

    牧津云不屑的瞥了他一眼,“不放又能怎样,你觉得他们会因为那两个人被捉,放弃找你们报仇吗?”

    吕望支支吾吾,没敢再说什么。

    牧津云对他说道:“我暂去安魂堂歇息,你们有什么事情去那里找我吧!”

    说完,不再理会众人,带着云宛菱和徐蓉顺顺当当的进入了侣仙盟。

    一群侣仙盟首脑们跟在牧津云的屁股后面,一直陪着他去了安魂堂。

    来到安魂堂后,自有人进去报信,不多时,掌柜亲自跑出来迎接。

    徐蓉快走几步,在掌柜耳边低声说道:“孙掌柜,不要出声,我是徐蓉,去后面说话。”

    孙掌柜心中一惊,却依旧保持着笑容,躬身哈腰,举手相请。

    牧津云对其他人说道:“各位,我有些事情要先处理一下,你们可以回去安歇,等我得空时,再邀你们相见。”

    侣仙盟一众高层都默不作声,还是由吕望代表大家,言辞恳切道:“前辈有事尽管去忙,晚辈可以在此等候前辈,什么时候前辈有空了,晚辈再求见前辈。”

    牧津云也没有在意,这些人既然愿意等,那就等呗,至于自己什么时候有空,看心情再说。

    他自然知道对方的心思,这是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救星,如同落水人抓住了稻草,哪肯轻易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