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陈东王楠楠 > 第1744章 忌惮,出手

第1744章 忌惮,出手

 热门推荐:
    罡风呼啸。

    气劲汹涌。

    阴山老鬼的一招,虽然没有伤到徐清风,却成功拖延住了徐清风的速度。

    等到徐清风带着叶玲珑再度朝城外远遁的时候。

    离岛老母和阴山老鬼已经带着四个气劲强者,双方距离已经不足二十米。

    这样的距离,对气劲强者而言,已经几乎等同于近在咫尺。

    “天罚之下你不敌,天罚之上,你还想一换二?好狂妄的口气!”

    阴山老鬼须发乱舞,满脸狰狞和不屑:“臭小子,有种你就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天罚之上!”

    然而话刚出口,身旁的离岛老母就沉声说:“你没和这小子交过手,老身当年与他有过一战,真到了天罚之上,兴许就一语成箴了。”

    说到最后,她的语气格外凝重。

    阴山老鬼错愕地看了离岛老母一眼。

    他们这些隐世人,早就不问外界之事。

    徐清风又是最近这几十年冒出来的人,所以他对徐清风并不是太了解。

    但同为隐世人,离岛老母的话却让他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

    几十年的后起之秀,真的能恐怖如斯到这种程度?

    “先把人留下再说,这诺大王城内,又不止有你我两个天罚之人。”

    离岛老母眉眼深沉,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王宫内。

    阴山老鬼轻轻扯了一下嘴角,笑而不语。

    以他俩的实力,加入匈奴获得七十二座天狼武道身的参悟资格,进入匈奴王宫后,王宫内存在什么,他们早就已经探查到了。

    更遑论,他俩抵达匈奴后,还一直深耕在天狼院内!

    “还请二位前辈,加把力,若是让他带走了叶小姐,我等都大祸临头了!”

    一个天狼院的气劲强者忽然开口哀求道。

    “你在教我做事?”

    阴山老鬼回头凝视了一眼:“老夫活了五百年,还没人能教我做事!”

    “前辈恕罪!”

    这一眼吓得气劲强者瞳孔紧缩,急忙道歉。

    “小娃娃,命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离岛老母戏谑一笑:“我们自然会出全力,但你们四个娃娃把希望放在我俩身上,实在不智。”

    “明白了前辈!”

    下一秒。

    轰,轰,轰,轰!

    四个天狼院气劲强者突然浑身气劲汹涌,纵身朝着左右两个方向跃去。

    刹那间。

    原本仅仅局限的前逃后追的局面,就直接变成了合围之势。

    “这些个匈奴小娃娃,倒是有点悟性。”

    离岛老母笑了笑,不再言语,而是忌惮的看着前方逃遁的徐清风。

    十几米的距离,对她和阴山老鬼而言,等同于虚设。

    但徐清风话已经放出来了,非到必要时刻,她和阴山老鬼都不敢真的全力出手。

    一旦突破了天罚阈值,引动天罚雷劫降临,那就不好收场了!

    点拨四个天狼远气劲强者拼命,总好过他俩直接和徐清风拼命更保险。

    毕竟她了解徐清风的实力,区区四个堪堪气劲的强者,还没办法逼得徐清风直接突破天罚阈值。

    这就好比给了徐清风一个逃跑的希望。

    而她和阴山老鬼只需要从旁观战,一旦找到了机会,直接全力出手,这样一来,就算徐清风想要突破天罚阈值,恐怕也来不及了!

    夜色下。

    诺大的匈奴王城,诡异的仿佛一汪死水。

    不论是刚才阴山老鬼的攻击,还是现在徐清风等人追逃时的动静,都不曾有匈奴百姓上街观望。

    就好像在这个时间段,整个王城沦为徐清风等人的战场的同时,也就只剩下了他们几人。

    道道气劲匹练汹涌着。

    徐清风带着叶玲珑在一座座房顶之上,纵身跳跃,极速冲向城外。

    视线中,巍峨高耸的城墙越来越近。

    徐清风紧皱的眉头也微微舒展开。

    叶玲珑诧异地回头看了眼穷追不舍的离岛老母和阴山老鬼,疑惑道。

    “前辈,他们真的没攻击了。”

    “呵,都是怕死的货色。”

    徐清风嗤笑了一声:“左右那四个气劲高手,现在才是主力,后边两个老不死是想趁我不备,一击毙命我!”

    “玲珑不值得前辈以命相搏。”

    叶玲珑复杂的说了一句。

    徐清风微微一笑:“你确实不值得,但从大局考虑,这命还真得拼!”

    “大局……”

    叶玲珑婉儿一笑,美目中却是氤氲起了雾气,目光坚定决绝。

    “动手!”

    就在这时,左右两边的四个天狼院气劲强者蓦然一声炸喝。

    刹那间。

    四顾气劲匹练直接横亘长空,朝着徐清风和叶玲珑激射而来。

    徐清风早有防备,带着叶玲珑纵身一跃,轻而易举的躲过了四道气劲的轰击。

    轰隆!

    四道气劲落到房顶之上,瞬间房屋垮塌,烟尘滚滚。

    一击落空。

    四个气劲强者却不再停手,一道道气劲匹练,犹如巨蟒横空,不断地从他们手中激射而出,直奔徐清风和叶玲珑。

    徐清风一次次带着叶玲珑腾挪闪转,躲避着攻击,偶尔躲不掉,也直接祭出《神鬼八阵图》蛮横的将攻击抵消。

    场面混乱不堪。

    一次次爆炸轰鸣,响彻全城。

    所过之地,爆炸的冲击力轰塌了一座座房屋,滚滚烟尘,横扫八方。

    与此同时。

    匈奴王宫,王殿内。

    惜星慵懒地靠在王座上,远处不断传来巨响轰鸣。

    悄然间。

    一道阴影从她身后的王座后闪现出来。

    “那两个老鬼怕徐清风突破天罚阈值,一时半会儿不敢出全力,需要我出手了吗?”

    沙哑得如同无数砂砾摩擦喉管的声音,响彻在王殿内,尽显阴森渗人。

    惜星打了个哈欠,闭合的双目微微睁开一条缝隙:“我说过,你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必杀一人,有把握吗?”

    阴影低头思忖了两秒钟:“那徐清风有伤在身,我出手,应该能杀了他!”

    惜星笑了笑,伸手做出了个“请”的动作:“但请自便。”

    “去去就回。”

    望着阴影离开王殿,惜星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可惜来的不是陈道君,这一切本来都是特地为他准备的,如果能在今晚杀了陈道君,未来挥鞭南下的时候,也就轻松许多了!”

    她丝毫不怀疑徐清风的最终下场。

    抛开四个天狼院气劲高手不谈。

    阴影加上两个隐世人的配置,即便是陈道君亲临,她也有十足的把握让陈道君横尸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