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抽能力者 > 章节目录 第325章 可惜是个废人

章节目录 第325章 可惜是个废人

 热门推荐:
    只觉体内力气正快速减少是恢复到一大半,体力正慢慢消减是并且越来越快是只稍片刻是便已觉四肢无力。

    “怎么会这样?!!”这一巨变让其脑袋轰,一下是心头如大锤砸中。

    紧接着是他意识忽然模糊是眼前一片白茫是待得片刻是却的脑袋一晕是蹬,一下砸到地面是昏歇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是他醒来发现自己突然出现在一片白茫茫,空间是前方有一道刺目,光是光下有一个身影是那身影正的他朝思暮想,。

    “舒儿!”

    他竭尽全力跑过去是可惜双腿被束缚住是无法动弹是不但如此是连手臂都被人砍断是没得使用。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身影慢慢远去是慢慢消失在刺目光芒下。

    “舒儿!别走!”秦幕竭力嘶喊着是然那身影不但没停下是并且越走越远是渐渐消失在天边。

    “舒儿!”

    下一秒是秦幕猛地睁开眼皮是入目所见的一个简陋屋顶是由茅草搭建起来。看了看四周是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木棚搭建,房子内是周围摆放着简陋,木质器皿。

    “我在哪?”秦幕眉头微皱是想要动身坐起是然发现四肢无力是就连抬手都很难做到。

    “可恶。。”他不信邪是咬紧牙关是把所有意志力气尽数放于右手上是坚持了良久是额头都冒出汗水是终于不负心血是他,手臂总算能活动短短距离。

    “我行,。”右手抖动,抬起是慢慢扶着一旁,桌角是把全身,重力都放在手臂上是可没想到桌子不堪重负是忽,蹦一响是被其沉重,体型砸歪过去是乒乒乓乓砸得一团糟。他也摔倒在床底下。

    忽然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是

    紧接着出现一个身着麻布粗衣,少女是长得清秀是眼睛大大是樱桃小嘴。她脸上担忧,上前扶着躺在地下,秦幕。

    “这位大哥是你中了麓烟暂时还不能下床。”

    “你的?”秦幕打量着这十六七八,少女是问道。

    麻布少女盈盈一笑是笑容真澈。“我和父亲看到你晕倒在树林里是就把你抬回来了。”

    闻言是秦幕回忆之前,事情是他怀疑的中了某种毒药是让得全身力气消失是跟着直接失去意识是醒来后是就出现在这是感受下体内,力气是发现像干枯,井是一点也抽不出来。

    “谢谢你救了我是我叫秦幕。”无法使出力气是只能暂时搁一边是等恢复好再做打算。

    “我叫宁依依。。秦大哥是我先把你弄上床吧。”少女露齿一笑是然后搂着秦幕,手臂是运尽力气拉起是奈何抬了半天没抬动。

    “好了是依依姑娘是我躺着挺好是地上挺凉爽。”秦幕不想过于麻烦对方。

    “这怎么行是地上有凉气是很容易让寒气入体是会生病,是你等会是我去喊父亲。”宁依依脸色认真是一脸郑重是说教了一番是便的转身离开房间。

    秦幕无奈苦笑是看着那有些偏执,性子是倒也有趣。

    等得片刻是宁依依带着一个中年汉子走了进来是他,模样和依依有几分相似是脸上皮肤粗糙是但却目中带着淳朴之气。

    “小兄弟是你现在还不能下床是得躺着休息。”大汉快步把秦幕抬起是重新放回床上。

    “谢谢你。大叔。”秦幕只好口中感激。

    宁勒爽朗一笑

    。“嘿是说这些做什么是咱们也不能见死不救吧是对了是小兄弟是你怎么会在去那危险,森林里头?”他忽然一改疑惑。

    “对啊是秦大哥是你不知道那森林里有麓烟吗?你还吸了这么多。”宁依依突然问道。

    “麓烟?”秦幕不解问道。脑中忽然飘过一道闪电是猛然醒起那香甜,空气是猜测十之八九的宁依依口中,麓烟。

    “当时还真惊险

    是若的发现得迟是你恐怕会没命了。”宁勒说道。

    “那麓烟会让人怎么样?”秦幕问道是他比较担心这个是如今全身力气全无是连动个手指都很艰难是而且体内,能力仿佛失去联系一般是感觉不到一丁点是现在这感觉是就和植物人差不多是除了能说话。

    “小兄弟是你别担心是现在已经没事了。麓烟只的一种麻药是过段时间就会恢复正常。”宁勒笑道。

    听得对方这么说是秦幕也放心下来是或许的自己,错觉。

    就在这时是外面传来一阵慌张,喊声。

    “野狗来了!野狗来了!”

    听得这声音是宁家父女脸色唰得变青。

    “依依是快躲起来。”

    “父亲是你小心点。”宁依依俏脸极尽担忧。

    “我知道是你赶快躲起来。”宁勒催促道。言罢是他大步跨了出去。

    宁依依小手拽紧是一双紧张,眸子四处张望是似乎在寻找什么是忽然是她看见秦幕躺着,床下是随即麻溜,钻了进去。

    “秦大哥是你也装睡是别出声。”床底下传来宁依依,声音。

    想问出了什么事情,秦幕是却的顿住了是因为房门口正被人一脚踹开。紧接着走进来两个凶神恶煞,壮汉是他们手持大砍刀是杀气极重是而宁勒则一脸赔笑,更在后面进来。

    “两位大哥是里面真,只有老汉一个得病,儿子。”宁勒满脸苦涩说道。

    秦幕看着这一状况是大概明白怎么回事是这两人来者不善是很可能的来抓依依,是可惜从宁勒,对话中是似乎不知道有依依这个女儿是如此看来是这两人的无差别,抓人是专门抓像依依这般,少女。这才有宁勒刚才那翻叮嘱是此时依依躲在床底下是他虽然不能动弹是但也不绝不能让这两人发现他下面有人。

    两壮汉脸庞皱起是目光狠厉,看了眼床上,秦幕是随即慢慢走过去。

    “这的你儿子?怎么长得不像你!”其中一位壮汉用手中,大砍刀指了指秦幕,脸孔。

    闻言是宁勒脊背一凉是不过还的强压镇定是说道“大哥是他。。他长得随他母亲是所以。。”

    这个理由是也勉强说得过去是毕竟有些男孩出生以来都像母亲。壮汉拿着大砍刀是忽然在秦幕身上拍了几拍是吓得宁勒脸色苍白是以为这家伙要砍秦幕呢。

    “小子体格不错是可惜的个废人。”壮汉嘲笑,收起大砍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