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终秦结 > 章节目录 第143章 想要做我兵家之首,总要拿出些本事才行!

章节目录 第143章 想要做我兵家之首,总要拿出些本事才行!

 热门推荐:
    第二天傍晚。

    咸阳皇宫内,秦始皇罕见的没有处理政务,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手上一块灰白色,石头模样的东西。

    面前是匠作监的官员。

    “这就是你们按照那单子造出来的...水泥?”

    秦始皇不太熟练地说到。

    他之前得到了赵浪给的单子之后,就教给了匠作监。

    这是第一批成品。

    匠作监官员这时候回到,

    “回陛下,正是水泥,此物颇为奇特,炼出来时为粉末,但遇水则硬。”

    “如果用以建筑城池,恐怕坚不可摧!”

    “实乃奇物!是我大秦之福啊。”一秒记住

    秦始皇顿时龙颜大悦,

    “好好好!”

    这时候匠作监官员神色微微一动,笑着问道,

    “陛下,不知道是哪位奇才献上此物,我等也想请教一番。”

    秦始皇此时极为开心,没有发现对方的异常,笑着说到,

    “奇才自然是奇才,不过如今还不是告诉你们的时候。”

    “你们也不得多问。”

    “还有,多炼制一些出来,朕想用这水泥,造一栋房子,看看效果。”

    将作监官员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回到,

    “是。”

    就在这时,赵高突然急急忙忙的拿着一份文书走了进来,说到,

    “陛下!辽东急报!”

    秦始皇眉头一皱,挥了挥手,匠作监官员连忙退下。

    然后一路回到了匠作监。

    才回到地方,匠作监官员便招来一名匠人,低声说道,

    “告诉钜子,暴君又得到了一个奇物!一定要尽快找到那奇才!”

    匠人点头,然后快速离开。

    等匠人离开之后,匠作监官员叹了一口气,低声自语道,

    “难道暴秦真的气数未尽?”

    “钜子,您可要尽早找到那奇才,将他从暴君手中救出来啊。”

    此时,宫殿内,秦始皇正脸色铁青的看着文书,看到后面的时候。

    他整个身体都微微的颤抖起来,最后直接将文书摔在地上,怒声到,

    “赵国余孽居然盘踞辽东如此之久!简直荒谬!”

    “当地的官员都在干什么?居然还让他们逃了!”

    “一群废物!”

    秦始皇说到激动处,整个人就猛地捂嘴咳嗽起来。

    “陛下息怒!”

    赵高这时候上前连忙劝道,等到秦始皇好不容易停下,赵高突然大惊失色道,

    “陛下!您...血...”

    此时,秦始皇手中满是鲜血。

    “传太医!老奴这就去...”

    “不必了!”

    秦始皇极为漠然的擦掉手中的血,似乎流血不是他一样。

    “陛下,您...”

    赵高哀声劝道。

    “死不了!”

    秦始皇重新坐好,恢复了淡然的神态,说到,

    “赵国余孽在当地十数年,地方却没有丝毫发现?!”

    “浪儿过去不过短短数十日,就掀了他们的老巢!”

    “哼,那些地方的官员,心里还是向着他们啊!”

    “他们不过是欺朕无人可用罢了!”

    赵高连声到,

    “陛下,有大军在侧,这些人翻不起什么风浪。”

    “还好浪儿没有什么大碍。”

    秦始皇点点头,然后问道,

    “黑冰卫的人都在干什么!?如此大事,他们居然毫无动静!”

    赵高这时候苦笑道,

    “陛下,黑冰卫之前也早有回报。”

    “公子浪招募流民时,只要有家室的,他们这些人根本进不去。”

    “而且公子高极为警觉,他们也不敢跟的太近。”

    秦始皇顿时愕然,他没想到,赵浪居然会如此小心。

    想想也是,他这儿子可是想着造反,怎么可能不谨慎,

    秦始皇微微沉思后说到,然后

    “罢了,辽东郡黑冰卫全部贬斥一级!”

    “当地的官员终生不得升迁!再加派徭役!”

    “告诉章邯,赵浪只是一名叫赵政的盐商的儿子,在军中不必优待。”

    赵高点头到,

    “是,陛下。”

    秦始皇挥手到,

    “都退下吧。“

    赵高顿时退了出去,只是他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看着刚刚在宫殿内的侍从们。

    淡淡的对侍卫说到,

    “全都处理了吧。”

    等宫殿内空无一人,秦始皇才露出一丝疲态。

    “浪儿入军,倒也省事。”

    他很快想到了什么,自语道,

    “扶苏,高儿,亥儿,你们也别说朕没有给你们机会。”

    不过他又略有些头疼的说到,

    “阴嫚...唉...倒也...”

    很快,宫殿内再次陷入了寂静。

    几天后,辽东郡。

    章邯看着早几日前,就从咸阳回过来的文书,微微皱起了眉头,

    “不必优待?”

    这是陛下亲自给他的回复,虽然说的是不必优待,但其中的意味,却有些古怪。

    总感觉透着股亲切。

    如果真要没什么关系,又何必加这么一句?

    “罢了!我怎么变得和那些儒生一般了。“

    章邯想了几日都想不通,就干脆不想了。

    这时,有秦军上来禀告到,

    “将军,城门口有位叫赵浪的,持您的手令求见。”

    章邯怔了一下,算了算日子,发现今日已经是第七日了。

    但是他没有立刻让对方上来,想了想不必优待这句话,直接说到,

    “按规矩接收便是。”

    “啊?”

    秦军顿时愣了一下,他原本以为章邯会见对方。

    就好像之前突然到的那四个军士一样,自己将军那可是紧张的很。

    “那愣着做什么?”

    章邯皱眉到。

    “是。”

    秦军赶紧离开。

    城门上,章邯看着跟随秦军离开的赵浪,自语到,

    “既然陛下说不必优待,那便不优待就是!”

    “小子,想要做我兵家之首,总要拿出些本事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