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不当鬼帝 > 第643章 你们这是要上天!

第643章 你们这是要上天!

 热门推荐:
    “老大,你这还是太年轻啊,不是开不出来,而是不想开。”萧云止住笑,解释道。

    发到工人手里每人几千、几万块儿的工资,压在开发商手里就是几百万几千万。

    这么多钱,光是利息每月也不少了,更何况,能有这么多钱的人,又怎么可能只是把它放在银行吃利息?

    工资这种事儿,那是能压多久压多久,压个一年半载,说不定都连本带利的回了本儿了。

    陈一凡毕竟还算是个学霸,只听萧云提了几句,没等他说完,就明白了过来。

    心中不由感慨一句,万恶的资本主义!

    仙、妖、鬼、魔、人,其中最弱小的是人,但歪门儿心思最多的,恐怕也是人。

    “知道了,把他的地址给我,我亲自过去给他解决了。”

    “我陈家的人,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招惹的!”陈一凡沉声道。

    “好勒!等我两分钟,马上给您安排!”萧云轻松道。

    区区一件小事,就算陈一凡不去,他派个人都能给轻易解决了。

    但这意义不一样,显然,陈一凡是为了借此事说明什么。

    陈家的人,不可招惹!

    说是两分钟,就是两分钟,萧云安排了人来接陈一凡,即刻出发,前往陈霄麒现今居住的江都。

    到达的时候已经是夜晚,陈一凡按照萧云给的资料,找到了一处普通的居民小区。

    小区里不少房间还有着灯光透出,包括陈霄麒一家居住的地方。

    在收拾那位“开发商”前,陈一凡准备先带上陈霄麒,便直接到他家来了。

    “叮!”随着电梯一声轻响,陈一凡到达了陈霄麒一家居住的楼层。

    刚出电梯,就听到一阵喧嚷、打斗的声音,陈一凡循声而去。

    那“开发商”说是要杀陈霄麒全家,倒还真是没含糊,立即付诸了行动。

    此时,陈霄麒家的防盗门已经被砸了个稀巴烂,整个从门框上卸下来丢到一边。

    家中一应家具、摆设,也全都被砸得一片混乱,东西摔了一地。

    陈霄麒和他老爸正与闯入家中到十几个持械恶徒打斗着。

    如果只是普通的青壮男子,就这十几个人,即使拿着刀斧什么的,也不够父子俩揍的。

    这些恶徒个个都有着些许功夫在身,虽不算强,但仗着利器在手,和人数优势,也把陈霄麒父子俩揍得十分憋屈。

    更“搞笑”的是,主修陈氏剑法的陈霄麒父子俩,其父手里拿着的却是一把菜刀在挥舞。

    对普通的习武之人来说,一寸长,一寸强,是前人总结出来的经验道理,不是随便说说的。

    此时的陈霄麒父子也算是吃了兵器上的大亏。

    如今,陈霄麒这个小家庭,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陈氏大族。

    他习武修剑,但屋里……甚至连一把真正的剑都没有。

    要么是自己削的木剑,要么……是网上买来未开刃的工艺品。

    到头来,还不如一把菜刀有用。

    陈霄麒拥有的第一把真正的剑,就是陈一凡送给他的啸云剑。

    只可惜,陈霄麒的武功没有高出这群恶徒太多,还要时时策应父亲,此时也没有发挥出它应有的威力来。

    “哟,挺热闹的啊?这么多人!”陈一凡走到这户很明显招惹了麻烦的人家门口,看着其中乱象,笑道。

    又拍了拍手:“大家先停一下,我有话要说。”

    “小曾祖?”看到出现在门口的陈一凡,陈霄麒一惊,一脸意外道。

    他这几个小时前才跟陈一凡通过电话,怎么就这几个小时的功夫,他就出现在了自己家?

    陈一凡的出现,倒是很轻易的引起了陈霄麒的惊讶,但陈霄麒的老板“开发商”派来的人却没有理会陈一凡,甚至趁着此时,抓住陈霄麒一个破绽,手里大砍刀顺着陈霄麒的胸口就砍了过去。

    “啪!”一声脆响,在这倒霉催的恶徒砍到陈霄麒之前,便被陈一凡一巴掌拍飞,直接飞出门口,摔到了外面走廊的墙壁上。

    恶徒瞪大眼睛,在失去意识前不甘的瞪着陈一凡。

    怎么可能?那家伙,是怎么突然出现在他前面的!

    “我都说我有话要说了,听不懂吗?”陈一凡垂眸看着生命逐渐流逝的恶徒,喃喃道。

    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他更清晰的感受到这种生命流逝的感觉,即使是死人本人。

    他可以随时中止,随时加速这种流逝。

    但此时,他什么也没做。

    自然会有人来收拾残局的,这些恶徒都不算普通人,而是武林中人。

    他这也不算坏了规矩。

    不过……话说回来,制定规则的人,如今,不正是他吗?

    其他恶徒见状,都不由退了几步,纷纷不敢上前。

    陈霄麒,一个会几招功夫的“农民工”罢了,怎么可能认识这种高手?

    这不科学!

    “你是谁?”明显感受到来自于面前这个妖孽少年的压力,一群明明占据人数优势,往常这种情况早已无法无天的恶徒们,此时却忍不住惊颤的问道。

    一巴掌拍死一个,就算他们此时上去,估计也是跟刚刚那个同伴同样的下场吧?

    “我?你们不知道我是谁?怎么,你们动人家之前,都不先查查,是不是你们惹得起的人吗?”陈一凡冷笑,问道。

    “……”恶徒们一时无语,卧槽,尼玛一个“农民工”还要怎么查啊?

    一个“农民工”,又能有什么背景啊?

    吐槽归吐槽,但奈何不得面前的情况就是如此,一个“农民工”,还真让他们惹出了大事儿来。

    “走?”

    “走!走!走!”

    恶徒们小声议论着。

    还有人负责放着狠话:“你们都等着,金老板不会放过你们的!管你是谁,金老板后面站着的可是周家,到时派个高手来,分分钟把你们全给收拾了!”

    “哼!以为自己会几招三脚猫的功夫就敢兴风作浪了是吧?金老板也敢打,我看你们就是活腻味了!”

    一边放着狠话,恶徒们却是一边默契的向门外退去。

    “我让你们走了吗?打了我陈家的人,还敢跑?你们这是要上天呀!”陈一凡眼睛微眯,冷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