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不当鬼帝 > 第648章 亲审“情敌”

第648章 亲审“情敌”

 热门推荐:
    陈一凡又威慑般扫视其余周家成员们一眼,转身离开。

    “家主,你为什么要答应他?”

    “他伤了我们这么多人,连二爷也……”

    “二爷那是被雷劈的吧?”有人弱弱道。

    “闭嘴!”周家众人齐齐回头道。

    “刚刚到形势,难道你们还看不出来吗?我若不答应他,周家……怕是从今日起,就要步当初陈家的后尘!”周家家主冷冷扫视众人一眼,沉声道。

    作为一个家主,他不能在家族成员面前失去威严,为了挽回自己刚才丢掉的颜面。

    必须证明自己所做的,是正确的确定,必须证明,有必要,而且迫不得已。

    “他就一个人,真敢如此?也不怕被武林除名?”

    “就是,他不敢吧?以陈家现在的情况,要想重回武林,四处树敌恐怕不是明智之举。”

    周家成员们议论道。

    周家家主摇了摇头:“你们懂些什么?”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陈家本来就早已不在武林,还怕什么被武林除名?”

    “更何况……我肯定,那小子,他真敢!”

    “四处树敌?以他的实力,武林中又有几人,称得上他的敌人?”周家家主此时迥然变身成为一名坚定不移的“陈吹”,简直要把那小小少年给吹上天了。

    当然,从这个角度来说,陈一凡本来在三十三重天,他这是快吹上一重天了。

    “你们下去吧!就先按照他说的做,一切……以陈家的名义行事。”

    随后,一顿吹逼将族人们说得哑口无言,周家家主吩咐道。

    “若是这陈家,真的一朝乘风而起了,咱们说不定也跟着更进一步。”

    “若是姓陈的淹没在了这武林洪流当中,我们尽早脱身便是!”

    原本无可奈何的选择,让周家家主这么一说,竟然让人感觉很有道理,真是个明智的选择!

    作为一个家主,对外能不能忽悠不重要,至少得先把自己这一家人忽悠好咯。

    陈一凡离开周家,却是先回了趟地府。

    昨儿挂掉的曾志敏按照正常流程,已经被鬼差引入地府,该审判了。

    昨儿有黄莺在场,陈一凡没有当场招呼鬼差,只是任由鬼差按照正常流程把曾志敏带走了。

    但这个胆敢打鸢儿主意的家伙,陈一凡不想让他如此好过,让系统给地府传了信儿,说是要亲自审他。

    纣绝阴天宫的正殿之上,曾志敏被鬼差压入殿来,颤颤巍巍跪下。

    至今为止,他还是懵逼的,自己怎么就死了?

    当时他明明对准了那小子撞过去的,哪知一阵剧痛袭来,瞬间便没了意识。

    等他意识再度清醒的时候,已经被鬼差压来了地府。

    一路上见过地府各种惨状,见识鬼差们苛刻严厉,毫无人性的一面。

    曾志敏已经对地府留下了深深的心理阴影,难怪人人都怕死呢!

    这地府,真不是什么好地方。

    更恐怖的是,前途未知啊!

    说不得,就要留在这个地方了。

    曾志敏跪伏在殿中,将头压得很低,生怕惹恼了审判他的鬼官。

    然而,在周围鬼差们敬畏的目光下,一个穿戴玄色冠冕,略显纤瘦,眉目间有三分威严,七分笑意的少年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到宝座上坐下。

    “抬头!”陈一凡随意的坐在宝座之上,倚靠宝座一边扶手,支着胳膊对殿下俯首的鬼魂道。

    曾志敏一顿,随即缓缓抬起头来。

    原是有些好奇和敬畏的望向那位审判他的大“鬼官”,当看到陈一凡面容的那一幕,瞬间愣了神。

    这……这鬼官怎么看着有些眼熟?

    “怎么?认不得了?”

    “你不是说要玩儿死本帝吗?来来来,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玩儿死本帝?”看到曾志敏一脸懵逼的样子,陈一凡笑了起来,对他招手道。

    闻言,四周伫立的鬼差们魂体一阵哆嗦。

    卧槽!这家伙牛逼啊!

    这种话也敢说?

    难怪大帝说要亲自审他。

    “你……你是谁?”曾志敏惊得跌坐在地,后退几步,瞪眼问道。

    “哼!我是谁?你想抢劳资媳妇儿,不先去打探打探我是谁?”陈一凡冷哼一声,质问道。

    卧槽!

    周遭鬼差们心中不由得又是齐齐一阵卧槽。

    牛逼!牛逼!这家伙是真的牛逼啊!

    帝后的主意也敢打,简直令鬼敬佩啊!

    “这地儿你来得不冤啊!”甚至,一个鬼差忍不住低声喃喃道。

    这么牛逼的人,可不就得上天入地么?

    “是你!不可能!”曾志敏尖叫道。

    直到此时,他不得不确认了陈一凡的身份。

    不是像而已,而是他面前这个家伙,真的就是那个“学生”,黄莺的那个学生!

    “我不信!你怎么可能在这里?我不信!”

    “幻觉!都是幻觉!”

    “我就说我怎么可能死嘛!”

    “肯定是我撞昏了头,根本没死,就是产生幻觉了。”曾志敏站起身来,状若癫狂的时哭时笑,大叫着。

    “放肆!”殿中一位鬼差见状,立刻出列,对着曾志敏呵斥道,一挥手,直接将他压下。

    “大帝面前,休得放肆,乖乖听审!”

    鬼差瞪了曾志敏一眼,呵斥道。

    曾志敏被鬼差的冷喝震得惊醒,战战兢兢不敢言语。

    对他这样的小鬼来说,最低级的鬼差就已经是他的克星了。

    更何况,此时能上殿来的,都不是低级鬼差。

    “你的档案我看了,亏心事做了不少嘛!”陈一凡没有理会鬼差,将之前一旁判官呈上的文书丢到桌案上。

    “按照你今生的功过,本该罚你入地狱受刑五百年!”

    “但……”曾志敏听到这里,竟不由自主的抬头望向陈一凡,有些渴求的意思。

    陈一凡笑了,难道自己会看在跟他“认识”的份儿上,给他减刑吗?

    显然,曾志敏也很快自己认识到了这一点,又颓然的垂下头去。

    完了!一切都完了!

    地狱的景象,人间的“艺术家”们已经描绘过很多次。

    但无一例外的,用贴切的词来形容,就只是一个惨!太惨了!

    地狱受刑五百年,岂不是比孙猴子还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