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不当鬼帝 > 第328章 眼见不一定为实

第328章 眼见不一定为实

 热门推荐:
    “是你们宋家的人?”回过头,陈一凡对宋阿沅问道。

    “不是,只是普通的杀手。”宋阿沅似乎早已经习惯了,淡定的回答道。

    只是,这伤不是白受的,鲜血很快浸染一片,宋阿沅的脸色也变得极度苍白起来。

    一条金黄色的小蛇从宋阿沅的袖子中爬了出来,小心的舔舐着宋阿沅身上的鲜血。

    “去!刚才不见你丫的出来!”陈一凡挥手甩开这条小蛇,怒道。

    就在此时,门外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白衬衫、七分裤,简单的穿着,掩不住那远胜于寻常女子的绝色容颜。

    可他偏偏是个……男人!

    刚刚来不及关门,于是,提着一堆礼品的陶逸然直接看到了屋子里这一幕。

    嫣红的鲜血,扎进宋阿沅胸口的匕首,以及……陈一凡。

    “怦怦……”心脏剧烈的跳动着,陶逸然没有留下来了解情况的意思,下意识的转身逃跑。

    父亲一直告诉他,陈一凡作为一个“高人”,不可能对那次众人追逐的宝物无动于衷。

    就算寻常人,东西买便宜了,也会怀疑他的质量。

    更何况,是那样的宝物、那样的高人。

    陶逸然的一千万,怎么可能让陈一凡死心塌地的帮他。

    所以,他之所以去鬼门关走了一趟,一定与陈一凡脱不了关系。

    陈一凡有能力,有动机。

    可陶逸然不肯相信,即使是自欺欺人也不肯相信,还阻止了父亲的报复。

    虽然有着常人眼中怪胎一般的爱好,他并不比任何人复杂,反而比大多数的人单纯。

    他不肯相信,这个已经被自己当成了朋友,曾从火场中救出自己,尽管一直对自己的爱好表现出嫌弃,却也从未从眼神中真正看到鄙夷的家伙,会害自己!

    可此时,亲眼所见这一幕,他动摇了。

    明知道自己一直是自欺欺人,但也要纵容他伤害自己另外的朋友吗?

    “喂……”听到动静而回头的陈一凡,看到那个仓惶消失的影子,有些头疼了起来。

    宋阿沅也是苦笑一声:“我会给他解释的,麻烦你去帮我把里屋的医药箱拿来!”

    “你这也太淡定了吧!”陈一凡回过头来,撇嘴道。

    “早已经过了大惊小怪的时候,况且,情绪急躁,对我的伤势不利。”宋阿沅依旧是淡然的解释道。

    陈一凡暗中感慨,这家伙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

    还是死活都不在意了?

    “我去拿!”看着敖泠鸢闻言要去帮忙,陈一凡起身将她按在另一边的椅子上,去宋阿沅说的地方拿了医药箱。

    宋阿沅将匕首拔了出来,因为陈一凡支援及时,伤口其实没有太深,不致命。

    随后,他双手有些颤抖的拿着工具,给自己处理伤口。

    眼睛虽然看不见,但他好像十分熟练,连绷带上打的结也很漂亮。

    自己身上的伤势,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处理起来,比处理别人更得心应手。

    医者不自医,好像对他并不起作用。

    一边处理着伤口,他还能分心与陈一凡闲聊:“应该是神农谷找来的杀手,你也别追究了,他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

    陈一凡一时无语,随后瞪了他一眼道:“你还有闲心为杀手说话,这是真让人杀了,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呵呵……咳咳!”宋阿沅笑了起来,随即却是两声咳嗽,喷出一口血来。

    惊得陈一凡从一旁的凳子上站了起来:“不是,你这真没事儿?我怎么感觉你要挂了?”

    “没事儿,小伤!”宋阿沅摇头道,短短时间,伤口已经处理好,他甚至打算站起身来自己去放医药箱。

    陈一凡忙按下他:“我去!”

    “话说回来,你干嘛去偷学人家神农谷的医术?”放完医药箱,陈一凡有些好奇的问道。

    为了一些医术,将自己搞成这幅丧家之犬的样子,值得吗?

    “我没有学。”宋阿沅沉默数秒,却是回答道。

    “他们冤枉你?”陈一凡来了兴趣,端着凳子坐下,活像个想听故事的好奇宝宝。

    “也不算冤枉。”宋阿沅恍似陷入回忆,苦笑道。

    “我没有学,但他们的核心传承,确实让人偷学了。”

    “百口莫辩呐!”宋阿沅一叹道。

    随即摇头一叹:“算了,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现在也没有什么打算,只想好好过这下半生,能跟寻常人一样,就满足了。”

    武功尽废,双目失明,已经消去了他所有年轻人该有的抱负和锋芒,浑然像个死气沉沉的老头。

    明明也才二十几岁,倒像已入耄耋之年。

    用现在的话说,这小子太佛系了。

    这与刚刚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开始接触到所有不寻常之事的陈一凡恰恰相反。

    这幅消沉的样子,也让陈一凡很看不惯。

    “你连死人都能医活,不就是失个明吗?难道还治不好?”

    “医者难自医……”宋阿沅回答道。

    “别拿这话搪塞我!医者不自医,那刚刚算怎么回事?”陈一凡直接打断他,反驳道。

    “这样吧!”随即,陈一凡眼珠转了转道:“只要你医好了自己的眼睛,我把太上老君学过的《丹经》借给你,咱不稀罕什么神农谷的传承。”

    “要是这个还抵不上他神农谷的传承,以后我给你找些更好的医书,我看……让你去跟神农大帝学学也不错,你年纪轻轻就能跟传说中那些神医一样生死人肉白骨,一定很有天赋……”

    “……”宋阿沅直接让陈一凡一番话惊得目瞪口呆。

    接触这么久,他也没发现这小子精神有问题啊!

    什么太上老君学过的《丹经》,去跟神农大帝学医术,这特么是正常人想得出来的吗?

    “你过来!”沉默了良久,宋阿沅对仍在喋喋不休,并且越说越兴奋的规划起自己的“神医养成计划”的陈一凡说道。

    “怎么?”陈一凡被打断有些不爽,但看在他还是一个伤号的份儿上,还是走了过去。

    宋阿沅听着脚步声辨别了陈一凡的位置,拉过他的手腕就把起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