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不当鬼帝 > 第437章 哎妈呀,太吓人了

第437章 哎妈呀,太吓人了

 热门推荐:
    陈一凡走了,匆匆融入夜色,宋阿沅坐到另一张椅子上,熟练的用茶几上的茶具给自己沏了杯茶,神色却是有些玩味。

    喝完这杯茶,他起身从容走向里屋,慢慢拿出自己的工具,在茶几上垫了纸,将工具一样样按顺序放好。

    不到一个小时,陈一凡回来了。

    没有乘车,而是以神行法术返回了一趟泷水县,去赵佳儿的老家,把她老爸抓了过来。

    陈一凡对这只老稚鸡还有些耿耿于怀,如今有需要,自然而然成为了他的首要目标。

    “开始你的表演吧!”陈一凡将被揍回本体的老稚鸡丢给宋阿沅道。

    “砰!”一声巨响,刚刚碰到老稚鸡翅膀的宋阿沅被击飞出去。

    “先杀了吧!”宋阿沅揉着胸口爬起来,对陈一凡道。

    他说这话倒很是平静,别看他平日里总是一副温文尔雅甚至柔弱的模样,对生死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特别是在自己的人生,发生剧变之后。

    原本的天之骄子,一夜之间变成丧家之犬,原本一掌开碑裂石,如今一掌连个核桃都打不碎……

    陈一凡看了宋阿沅一眼,抽出剑来,一剑结果了老稚鸡。

    曾经这老稚鸡还能与陈一凡过几招,如今已经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了,毫无反抗之力!

    “我要回避一下吗?”陈一凡看着从容,甚至有些享受的开始准备手术的宋阿沅,问道。

    “不必!”宋阿沅不由有些好笑,摇头道。

    陈一凡于是坐到一边,看宋阿沅进行手术。

    刚看了两眼,他便忍不住站了起来:“我还是回避一下吧!”

    “太血腥了,我看不得这场面。”陈一凡抬手遮住眼睛,摆着另一只手道。

    他杀人向来不见血,今日杀这老稚鸡已经是个例外。

    实际上,他还有点儿晕血,亏得现在是好多了,否则此时已经晕了。

    宋阿沅拿着染血的工具,无语的抬头,听着陈一凡说完后逃也似的离开屋子。

    “你特么说这话谁信?”宋阿沅嘀咕着,低头继续进行自己的手术。

    好在他曾经也拿鸡进行过实验,虽然了解程度不如人体,这理论知识是充足的,不一会儿也找回了之前的手感,并没有因为看不见而出错。

    只可惜,他现在力量也不足,手术每进行十分钟,他就需要停下来休息几分钟。

    否则会因为手部力量不足,在一些精细的地方出错。

    陈一凡走出宋阿沅家门,望着天空闪烁的群星,有些走神儿。

    忽而又感觉有些烦躁,不是为屋内的赵佳儿,而是因为赵佳儿和敖泠鸢两人。

    刚刚宋阿沅问他,两人作比如何。

    他回答,没得比。

    这是自然,敖泠鸢是他的未婚妻,赵佳儿不过一个朋友。

    但若从感情层面,他实际上有些迷茫。

    赵佳儿么,看到她伤成这个样子还是会紧张,甚至于愤怒。

    要说没有任何感情是不可能的,但他不明确这只是怎样的感情,甚至在今天之前他也并未发现。

    而敖泠鸢……

    想到她,陈一凡不由得微微勾起唇角,似乎仍能回味今天那一个简单至极的吻。

    他们之间没有发生什么深刻的事,只是顺其自然的在一起,彼此都小心翼翼的尝试着培养感情。

    大概正是因为太过平淡,纵然有什么感情也不容易察觉。

    但陈一凡确定,今天那个吻,他意犹未尽。

    甚至有些后悔,当时为什么如此仓促结束呢?

    “唉!难道我是一个花心的人?”陈一凡饶了饶头,烦躁的叹气道。

    转身走往宋阿沅家楼下。

    他本来想摸根烟抽来着,可手刚刚伸进口袋,他想起他不抽烟。

    那还是去楼下买罐酒喝吧?

    酒也不好喝啊,没什么好喝的,古人都说了,举杯浇愁愁更愁。

    说到好喝,当然是肥宅快乐水!

    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老板!给我来一罐阔落!要冰的!”小小的副食店门口,陈一凡对老板道。

    在他身旁,有几个浑身痞气,勾肩搭背的年轻人正在买酒,听到这一声吆喝,不由得看了过来,神色有些蠢蠢欲动。

    这个买阔落的少年,面如冠玉,神态和善,体态不算强壮,只能说是匀称,完全就是学校里最好欺负的那一类好好学生。

    看他这白白净净的样子,恐怕手无缚鸡之力吧?

    正好缺点儿宵夜钱,不如……

    就在几个骚年想到了一起,对视一眼,准备行动的时候,却是被突然冒出的一群怪人打断。

    这群怪人穿着庙里那阎王、小鬼的装扮,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在这只有一盏橙红路灯的偏僻小巷里,显得十分恐怖、瘆人。

    就在几个不良少年惊滞、呆住的时候,这群人走到陈一凡身旁停下。

    “主人!这是您要的东西!”

    带头的一位“阎王”抬手,揽开自己的披风露出一只五花大绑的狗来。

    狮子狗的实力很强,也只有让碧落黄泉的“阎王”亲自护送了。

    “汪汪!”

    “呜……”

    陈一凡回头看了一眼,原本还琢磨着逃跑的狮子狗蒙了,只好呜咽起来。

    自己这是犯啥事儿了?

    老大想吃狗肉汤?

    陈一凡没理,回头看向老板,老板已经将阔落放到了柜台上,陈一凡抬手,吓得老板和那几个不良少年纷纷后退一步。

    哎呀妈呀,这啥人啊?

    太恐怖了!

    大半夜的,你说吓人不吓人。

    然而,只是一声脆响,陈一凡拍了两个钢镚儿在柜台上,白皙且纤长的手指抓住柜台上的阔落罐子,拿走。

    “主人,这几人……”碧落黄泉的“阎王”问道,按照惯例,见了碧落黄泉的人一贯……

    “算了!”陈一凡淡淡道。

    看着陈一凡带着一群怪人融入远处的黑暗,他这淡淡一句“算了”,还在众人耳边回响。

    “草!我们不会是见鬼了吧?”

    “不……不知道,不过,他好像进小区了!”

    “别回去了!别回去了,咱们重新找个地方喝酒去!”

    “哇!刚刚那戴着面具的怪人好大的气场!差点儿吓死爹了!”

    ……

    “哎!嘿!小兔崽子们,你们还没拿钱呢!”随着不良少年们走远,老板才反应过来,大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