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不当鬼帝 > 第218章 破阵,不要太简单

第218章 破阵,不要太简单

 热门推荐:
    卑躬屈膝站在门前的父子俩回头一看,看见了已经来到客厅的陈一凡。

    “你……你是……”洛家昊不认识陈一凡,猛然一惊,问道。

    洛秋却是惊呼出声儿。

    “陈一凡!你怎么在这里?”

    “快把妖……那颗宝石还给我们!”洛秋或许是这段时间也被他老爸逼得崩溃了,短暂的惊讶之后,走上前来就要陈一凡把妖丹还他。

    “看来你们家里确实有点儿特别的东西,我是来找他的,你们的事,待会儿再说。”陈一凡淡淡看了洛秋一眼道。

    “他就是陈一凡?”看着陈一凡一脸的淡定,洛家昊不由得喃喃,看向洛秋问道。

    “对!爸,那妖丹就是他威胁我交给了一个婊子!”洛秋回头,告状般狠狠道

    “啪!”陈一凡抬手就是一巴掌,将他扭过去的头直接扇了回来。

    “你说什么?婊子?”洛秋的脸上,一个明显的红色五指印留在了上面,陈一凡眯眼对他问道。

    “啊!”洛秋捂着脸痛呼,瞪大眼睛看着陈一凡:“你……你敢打我?你等着,你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洛家昊见状,没理洛秋,忙不迭的跑到了一边,将墙角的一块鹅卵石微微移动。

    随后松了一口气,这个陈一凡看起来似乎也不是普通人,可能有点本事,还好大仙早在家里家外布置了各种阵法。

    “呼呼!”一阵诡异的如同猛兽喘息一般的风声响起,似乎近在耳旁。

    原本的风声都还算平缓,两秒后,忽的风声响亮很多,窗帘全都被吹得狂舞着,一些能量凝聚的阵法线条亮了起来,肉眼可见。

    “嚓嚓……”

    “刷刷刷……”

    诡异的声音响起,凭空无数刀剑出现,看似凌乱,却又遵循着某种轨迹,全都向着陈一凡袭来。

    陈一凡只是淡然站着,就在那些刀剑飞至一半的时候,所有的阵法线条像是忽然断电黯淡了下去,一切刀剑、狂风,也瞬间消失。

    一只洛家父子看不见的鬼魂,骆子浩回到陈一凡身前,恭敬的低头禀报。

    “启禀帝君,小鬼幸不辱命,已将洛家内外,全部阵法破除!”

    “嗯!辛苦了,回去吧!”陈一凡微微点头,轻声道。

    洛家有些阵法是特意针对某些存在的,比如赵佳儿所说的那个,就是特地针对妖怪的。

    有些阵法一直布置着,不需启动。

    而有些阵法,却不能一直布置着,比如刚刚洛家昊启动的那个阵法。

    那是一个杀阵,只要处于阵法之中,都会受到攻击。

    而洛家昊自己虽然从“大仙”那里得知了该如何在阵法内行动,可以不受攻击。

    但自己家里,一直那么生活,岂不是太累了?

    洛家昊刚刚只启动了那个阵法,想要击杀陈一凡,谁知道,骆子浩不但把他启动的这个破除了,顺便还把他家里其他的阵法全都给破除了。

    陈一凡其实也有些意外,他没想到,对骆子浩来说,破个阵就这么简单啊!

    还是说,其实是布阵者和骆子浩,在阵法一道上的造诣相差得太多了,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看到阵法作用下,陈一凡就要被乱剑砍死,洛家父子都不由得微微松了一口气,脸上还有些喜色。

    没想到这关头,自己给大仙送上一个血食来!

    但是,下一刻,所有狂风和刀剑消失,父子俩瞬间怔住了。

    阵……阵法失效了?

    洛家昊看向自己刚刚移动的那颗鹅卵石,心想是不是自己没移对位,差一点?

    于是,伸激o过去想再移动一下。

    “砰!”一声闷响,那颗鹅卵石直接爆掉了。

    一颗碎石砸在洛家昊的脚面儿上,疼得他当时就抱着脚嗷嗷直叫。

    “爸!”洛秋一看,连忙跑了过去,扶住他爸,脑袋却是扭头看着陈一凡,满脸的惊恐。

    闯祸之后,他爸已经把大仙的事前因后果都给他解释清楚了,他也见识过大仙的实力,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神仙啊!

    这大仙布置的阵,洛秋他爸自然也给他说过的,此时见陈一凡屁事儿没有,反倒是大仙的阵法没了,不由对陈一凡的力量产生了无尽的恐惧。

    鬼知道他这短短几天都经历了些什么。

    吃翔、被威胁、被颠覆世界观、为大仙找血食,参与谋杀……

    好像,自从招惹到这家伙起,他的世界就已经在崩塌了!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他明明就只是一个书呆子而已!

    现在的洛秋只想大喊一声,我特么还是个孩子啊!为什么要让我经历这些?

    不过,他似乎忘了,现在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孩子”的他,曾经多么想活得像一个大人。

    结交一群狐朋狗友,每天不是在泡妞和打架,要不就是在炫富,或者是在去泡妞、打架、炫富的路上。

    陈一凡瞥了父子俩一眼,根本懒得理会他们。

    为妖怪找血食?残害同胞,这种人,还是早点儿收归地狱改造去吧!

    既然决定要他们的命,那便根本用不着陈一凡自己动手了。

    对陈一凡来说,我打你,那是你的幸运,那是在给你悔过的机会。

    我不打你,那是因为,已经没有必要了,因为你已经被判了死刑!

    “扣扣!”陈一凡走上前,敲响了刚刚妖怪声音传出的那道沉重木门。

    “呼呼!”没有回应,但可以听到一声声沉重的喘息声。

    就在陈一凡抬手要继续敲门的时候,一股汹涌的气浪涌来,陈一凡神色一肃,飞速后退。

    木渣飞溅,二三十厘米厚的木门竟被击破成为一道道碎片,有的碎片甚至直接插碎了墙上的瓷砖和地上的地板。

    倒霉催的洛家昊大腿被一道碎片擦过,顿时鲜血喷涌,在地板上汇成一条条小溪,流入刚刚被木门碎片扎出的洞中。

    “啊!大仙!”洛家昊杀猪般一声惨叫,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刚刚碎裂开的门后。

    而洛秋此时竟是被吓破胆儿的丢下自己老爸,向着门口跑去。

    一滴滴黄色液体,滴了他跑过这短短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