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不当鬼帝 > 第219章 这次,让我来

第219章 这次,让我来

 热门推荐:
    “砰!”一声闷响,刚刚陈一凡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关上的房门被重重摔上。

    洛秋满脸惊恐的回头向着那还残留着一部分木渣子在门框上的房间,紧紧贴靠着房门,不断试图用手扳开门把手。

    但是,门把手一动不动。

    “血!给我血!”嘶哑的声音响起,那幽黑的门洞中,一个鸟脑袋渐渐冒出,像是从一片浓墨中钻出。

    巨大的鸟脑袋上,只有几片黑色的羽毛耷拉着,露出了羽毛下大片起着鸡皮疙瘩一般的暗色皮肤。

    “砰!”

    “咔嚓……咔嚓!”

    “大仙”从房间中挤了出来,陈一凡得以看见他身上的伤势。

    想必正是这些伤势,让他连人形都保持不了了。

    一些明显是陈家的功夫造成的剑气伤痕和掌印,印证了他果然去找过阿爷,看来自己是没找错了。

    但这些伤痕,并不是造成它连人形都不能维持,不断找洛家要血食的原因。

    造成它不能化人形的,最严重的伤势,是如今还刺在他胸口的一把剑。

    一把,陈旧,似乎已经生锈的剑。

    陈一凡不知道它为什么不把这把剑拔出来。

    但至少就这个视觉效果而言,陈一凡不否认,在第一眼看到这家伙的时候,他是震撼的。

    那样的一把剑,整整大半截都插在胸口,这家伙还活蹦乱跳的没死?

    还曾经化人形去找阿爷的麻烦!

    而当这只鸟妖完全从那漆黑的房间中走出来后,陈一凡也得以看清他的全貌。

    这是一只巨鹰,尖锐的喙,以及本应锐利,如今却浑浊、一片血色的双眼。

    身上大半的羽毛都已经脱落,稀稀落落残留着几根羽毛,依稀可以看出当年的神采。

    “砰砰砰!”洛秋还在剧烈的摇动着门把手,想要打开门逃走。

    洛家昊已经有些失了智,或许是与“大仙”多年的相处,让他认为自己与大仙多少也是有些感情的。

    所以,他非但没有逃,还有些欣喜与求助的望着鹰妖,喊道:“大仙!这小子……”

    “血!”鹰妖冷冷瞥了他一眼,眼中没有半分情感的温度。

    人类,在他看来,只有两种作用,利用和吃。

    所以,此时急需血食的鹰妖一张口,就把洛家昊吞入口中。

    大腿受伤,再加上本来就是一个凡夫俗子的洛家昊没有任何反抗能力,连逃跑都动作都没来得及做出,就被鹰妖吞下。

    等在一旁的鬼差直接拘拿了洛家昊的灵魂,对着陈一凡躬身一礼,带走了洛家昊。

    “帝君,是三千年道行以上的大妖王!”鹰妖出现,连系统都不由得被炸了出来,对着陈一凡提醒道。

    对妖来说,千年道行之后,每百年都是一个坎儿,一旦迈过去,实力都将有大幅度的增强。

    更何况这三千年道行的鹰妖,就现在华夏修行界的现状来说,它这道行实力,一句话形容:横扫一片,天下无敌。

    对此时还是个菜鸟的陈一凡来说,这家伙简直是终极大boss级别。

    想想你玩游戏的时候,刚刚升了两级,还没出新手村儿呢,整个游戏的终极大boss突然降临你的面前……

    此时的系统心里就是这样的一片卧槽,它甚至都不那么相信此时的陈一凡,可以从这只三千年道行的大妖手下逃生。

    “帝君,要召唤阎王大人吗?”

    “或者钟馗大人?”

    系统主动问道。

    “暂时不用!”陈一凡盯着鹰妖胸口的剑,摇头道。

    就算有三千年道行,它现在也不过就是一只连人形都无法维持的妖怪罢了。

    他不想遇到一点儿困难,就把阎王都给招出来了,像是只靠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鹰妖根本没有在意陈一凡,吞掉洛家昊之后,发现完全满足不了它对鲜血的渴望,对力量的需求。

    此时,将目光定在了陈一凡身上。

    这个人类身上有着不弱的力量波动,若是吞掉,暂时就能缓解他的伤势了。

    鹰妖毫不犹豫的低头向着陈一凡啄来。

    陈一凡连忙躲避,一掌向着鹰妖拍去。

    “呼!”鹰妖的反应速度相当快,一挥翅膀,狂风涌起,直接将陈一凡500阴力值的玄阴掌吹散。

    “这就是三千年道行?果然很强!”陈一凡惊道,眼中竟莫名用上迫不及待、跃跃欲试的兴奋神色。

    上次,这妖怪去找阿爷的时候,若不是化作人形,而是本体的话,说不定阿爷都已经被他吃了。

    妖怪的本体可比人形强多了。

    应该是阿爷的攻击,触动了他的旧伤,这才匆匆逃走,并不断向洛家父子索要血食。

    想到这里,陈一凡目光还是不由放到鹰妖胸前的那露在外面小半截的长剑上。

    能否击杀鹰妖,关键想必还在那里。

    就在陈一凡短暂失神的瞬间,鹰妖翅膀一划,向着陈一凡挥来。

    明明是连羽毛都脱落了大半的肉翅,就这么一挥,却如同一把锐利的大刀,带起的巨风,直接将家具整齐的切成两半!

    陈一凡脑海中正急剧运转,自己现在会的这点儿东西,到底该怎么使用,才能躲开这一击,才能找到机会,触动鹰妖旧伤,击败它!

    一股子凉意不知从何处升腾而起,原本急剧运转的思维,好像停滞了,这一刻,脑海一片空白。

    但陈一凡脸上的神色,却是无比的淡定、平静,以及……带着一点儿高处不胜寒的孤寂。

    这是今生的陈一凡,绝对不可能露出的神情,那孤寂,仿佛逾越万载,亘古不化。

    这次,让我来!

    冥冥中,仿佛有一个清冷的声音淡淡说着。

    一步踏出,陈一凡好像只是平平淡淡的往前面走了一步,然后,轻轻抬手,抓住那柄已经锈蚀的长剑,轻轻推了进去。

    鹰妖的躯体好似豆腐,或者说,在陈一凡此时一推之下,鹰妖的躯体好似豆腐一般脆弱,长剑轻而易举,一扎到底。

    鹰妖赤红的双瞳,在这一刻充满了震惊和不可思议,随即,刚刚做出挣扎的反应,那双嗜血的眼瞳,便迅速的失去了灵光,化为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