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不当鬼帝 > 第531章 在房间里,做了一夜题

第531章 在房间里,做了一夜题

 热门推荐:
    见絮儿乖乖睡下,陈一凡拉着敖泠鸢离开絮儿的房间。

    两人间的气氛一时陷入沉寂,陈一凡似乎已经察觉自己做得不对,但道歉,对他来说确实有点难。

    男女之间那点儿小事儿,毕竟不是大是大非,为这点儿小事道歉,莫名的有些抹不开面子,说不出口。

    家里也没有几千几万平,两人这一沉默,这不,就把敖泠鸢带到了自己的房间。

    惊觉这一点的陈一凡有些尴尬,回头看了看敖泠鸢,她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在道歉的关口徘徊,两人对视,她的目光有些执着。

    “对了!你不是有些功课不懂吗?我教你!”沉寂的气氛一时散不开,陈一凡忽然灵光一闪,抬手道。

    敖泠鸢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他。

    陈一凡不与她对视,直接拉着她来到书桌旁,让她坐下,自己又从旁边取了一张凳子来,然后是时刻放在储物戒指里的大批学习资料……

    敖泠鸢嘴角微抽,神色有些僵硬。

    他带自己来他的房间,难道就是为了帮自己复习功课……复习功课的吗?

    在诡异的气氛中,陈一凡找出高一第一学期的资料,从头开始帮敖泠鸢解读。

    不过,因为这些题目他都做过了,只好当场为她重新出题。

    刚开始的时候,其实陈一凡也感觉怪怪的。

    但在教完几道题之后,他觉得越来越得心应手,甚至自己也从其中获得了新的感悟,对后面的一些知识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于是……他们就在房间里,复习了一晚上!

    天将亮,考虑到今天还有考试,陈一凡带敖泠鸢与家人告别,匆匆回到了学校。

    敖泠鸢已经完全不记得之前受过什么委屈,心中一片凌乱,脑海中全是做了一晚上题……

    甚至,做到后来,他还十分兴奋,以至于自己想要告辞离去的话都说不出口。

    我去!这是什么神仙直男啊!

    虽然觉得很无语,但有时候,又莫名的觉得还挺可爱。

    自己这脑子一定是被他那上百道题搞坏掉了!

    敖泠鸢用力摇了摇头,她竟然会觉得这种诡异的做法可爱。

    “怎么了?”赶回校园,看到时间刚好,还在早自习,陈一凡松了口气,见旁边的敖泠鸢摇头,不由问道。

    “没……没什么!”敖泠鸢摇头道。

    将到教室,陈一凡停下脚步。

    敖泠鸢扭头奇怪的看他。

    “对不起!昨晚什么也没说就跑掉,还害得你追上来。”

    “嗯哼?”敖泠鸢不由自主眯起眼睛,露出一个笑容。

    “还有,絮儿很喜欢你。”又顿了顿,陈一凡继续道。

    敖泠鸢倒是毫不含蓄,追问道:“那你呢?”

    陈一凡迟疑了半晌:“絮儿喜欢的,我也喜欢。”

    敖泠鸢撇了撇嘴,这话……怎么听着不那么让人高兴呢?

    好在,此时铃声响起,否则两人恐怕还会继续尬聊下去。

    这次考试,不管是为了与敖泠鸢的赌约,还是对校长的承诺,陈一凡都是认真对待。

    尽管如此,一张试卷,对他而言也不过就是二三十分钟便做完了,有大量的时间无所事事,太早又不能提前交卷,只好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

    同学们看到他呼呼大睡,眼神都有些诡异,说好的中考状元,说好的学霸呢?

    竟然在考场上睡觉!

    这不是他们这些辣鸡的专利吗?

    好不容易挨过这难熬的一天,第二天陈一凡又迅速的不告而别,逃学去了。

    刚离开学校,陈一凡找了附近一家小面馆吃个早餐,顺便买上一瓶快乐水,美滋滋。

    随后,又给萧云打去了电话:“今天正好得空,你带我去找魏青吧!”

    这是陈一凡觊觎已久的人才,水陆空三栖的老司机,只要给他一个带轮子或发动机的东西,他就开得走。

    陈一凡正需要这样一个老司机,作为自己人间的……轿夫。

    “哥,你不用睡觉的吗?”萧云的语气有些幽怨。

    近来事情颇多,再加上,昨儿大晚上的,也被陈一凡叫出去操练了一番,惊动了整个蜀都市,他很累呀!

    最近脱发那是相当严重!

    “我们神仙是不用睡觉的!”陈一凡开玩笑道。

    虽然……这也是一件事实。

    “行吧!你开心就好!我马上过来。”萧云无奈的打着哈欠道。

    陈一凡等了半个小时,萧云才出现。

    这让他有些后悔,早知道更早一些提前打电话过去了,就不用干等这么久。

    萧云若是知道他的想法,恐怕得当场哭出来。

    “老大,别怪我没提醒你,那家伙骨头有些硬,要是能调得来,我早直接给你调过来了,也不劳烦您亲自跑这一趟。”

    一上车,萧云开始打起了预防针。

    “要是他的上司不乐意,那都还好办,主要是这小子不开窍,一听我说给你当私人司机,还以为你是哪个纨绔子弟,那是誓死不从啊!”

    “嚷嚷着什么,他学这些本事是为了报国的,不是为了给无所事事的家伙当私人司机的,什么游龙不甘入浅池……”萧云学着那人说话的语气,最后看向陈一凡,无奈的摊手耸肩。

    不就是个“开车”的么,在他面前这么狂,若不是陈一凡看上了这家伙,萧云怕自己真的忍不住将他给宰了算了。

    因此,此时说起来,也是有些怨气,吐槽道:“那小子活脱脱一个愤青。”

    “呵呵,有点性格,也是好事。”陈一凡笑呵呵道。

    他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他拿不下来的“人”。

    生死簿一查,前世今生,对方人生中发生过、没发生过的大事,他一目了然,必要时,那是可以字字诛心。

    不过,就在他们开车前往机场的路上,萧云因为吐槽人家,双手离开方向盘,就这么跟一辆押运车撞了……撞了!

    陈一凡瞬间法力迸发,将两人护了下来。

    “我就说我需要一个老司机吧?你瞅瞅你干的这好事儿!”陈一凡忍不住对萧云吐槽道。

    “这是一个……意外!”萧云吓得不轻,这一下撞得也不轻,就算以他五百年的道行,来不及防御,不死也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