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不当鬼帝 > 第1119章 试试就逝世

第1119章 试试就逝世

 热门推荐:
    “我喜欢尼玛!”

    “哎,陈一凡,我发觉你最近很牛逼啊?”

    “招惹赵佳儿,放我鸽子,还敢当着面挑衅我!”洛秋哪里受过这委屈,当时就忍不住了,直接又一拍桌子了起来,横眉竖眼的对着陈一凡呵斥道。

    原准备赵陈一凡麻烦的徐皓一看,得,有人代劳了。

    于是坐在位置上,与弟们对视一眼,看着好戏。

    而洛秋,呵,活像只被激怒的公鸡。

    “挑衅?”陈一凡压根没正眼看洛秋。

    “不,你错了,我从来不挑衅谁,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值得我挑衅。”陈一凡淡淡回答道,竟显露出几分忧郁的气质。

    愁啊,可真是太愁人了,找不到对手可怎么办呢?

    “我……去!”陆丰和陈一凡同桌的几个舍友纷纷一脸感叹,张大嘴巴,震惊的盯着他。

    这特么简直极尽装逼之所能啊!

    他们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子这么装逼,这么狂妄,这么嚣张呢?

    可等他们回过神儿来,却是面面相觑。

    可你装逼也得分场合,分状况吧?

    在洛秋和徐皓面前装逼,这特么不是给他们找麻烦吗?

    这两个,可都是学校的霸王。

    跟陈一凡不一样,陈一凡只是因为成绩好,再加上那头铁,撞破南墙不回头的性格,才广为人知。

    而这两个霸王……

    那纯粹是,很多校友都被他们骚扰过威胁过欺负过,才在整个学校都出了名。

    明显,洛秋和徐皓这样的“霸王”,在校友们眼中,更具威胁性,更令他们畏惧。

    于是,在短暂的眼神交流之后,陈一凡旁边的几个舍友纷纷起身来。

    “呵呵,不好意思,我们去个厕所先。”坐在陈一凡身边,并且是挑衅洛秋的陈一凡身边,让他们感觉很没有安全感,此时接着尿遁,慌忙离开了。

    当然,既然只是个借口,他们遁是遁了,人没走,就隐藏在其他看热闹的人群后排,关注着这边的情况。

    见状,洛秋冷笑一声,还算他们识趣。

    “陈一凡呐陈一凡,少爷倒是没有发现,你性格还挺嚣张,有几分爷我的风范!”因为这几个舍友的主动离去,洛秋脸上神情好了一些。

    或许在他心中,有些自得暗爽吧?

    见着没,这就是爷我的威力!

    笑着以过来人的姿态完上面那一番话,洛秋脸色再次一变,冷笑道“只可惜,嚣张是要有嚣张的资的,你有吗?”

    “我没有嚣张,这对我来……还不够嚣张。”陈一凡终于扭过头去,看了洛秋一眼,淡淡道。

    “普通”的一眼,落入洛秋眼中,竟好似一把利刃,带着杀气,十分骇人。

    洛秋不过是个普通人,当即就是一惊,吓得后退了两步,推动椅子,发出了一阵哐当响声。

    洛秋顿时感觉失了面子,他这个年纪,正是好面子的时候,何况从身世优渥,对面子也看得极重。

    丢面子,这就是对他最大的挑衅。

    洛秋稳住神色,对身旁几个人高马大的狗腿子使了个眼色,三人一齐向着陈一凡走去。

    “哎——你们想干什么?今天可是许班长的生日,你们不要在这里瞎闹!”原已经被惊呆的陆丰见状下意识的了起来,挡在陈一凡身前,借口对洛秋几人警告道。

    虽然这两天以来的见闻,完全颠覆了他对陈一凡的印象,但到了这种时候,不经大脑思考,他还是习惯性的起来“保护”陈一凡。

    只因为陈一凡父母当初的那一声随意的嘱托,也或许还带着一部分,陈一凡并不需要的,对弱势群体的怜悯和关照。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洛少面前大放狂言?”

    “你这么维护他,不会……”洛秋身旁一个弟嘲讽的看着陆丰,抱着胳膊调侃道。

    洛秋却是直接一巴掌向着陆丰扇去“拿许晴来压我?她算什么东西,信不信我让她老爸当着大家的面儿,向我下跪?”

    洛秋家没有其他人来这次生日宴,但他们不是不认识许晴一家,只是……对待一个不太重要的生意伙伴,既然儿子要去,就让他去锻炼锻炼咯。

    洛秋就是被家里人这么一步步宠过来的。

    “你可以试试。”眼看着陆丰挨打,那自然是不行的,陈一凡不得不出手,起身抓住了洛秋的手腕,淡淡道。

    还是怀念上一次轮回中的日子啊,一堆弟,不用自己出手。

    而这一次,除了寻龙山庄里那一群仆从,他手底下便没有几个人来。

    酆都大帝,被他推了。

    护龙山庄,现在还没认识呢!

    碧落黄泉,更不用,那是地府的人间据点。

    但是,一堆弟,也意味着,他得为这一堆的弟,负上一堆的责任,这显然不是他如今所追求的。

    至少在鸿蒙深渊之中,他的实力已经无敌于天下。

    虽然还没有到达他所看到的修炼的尽头,至今仍在想方设法的修炼着。

    但既然无敌天下,富有天下,修炼显然也不是他如今迫切追求的来。

    如今所愿,无外乎求一个快意恩仇,享一番逍遥自在。

    但若不是为了鸳儿,或许他如今不会留在这里。

    谁不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呢?

    乡下的孩子想进城,城里的孩子也想去更大的城市长见识。

    此时面对洛秋,又难免生好一番感慨。

    上一次轮回中,两人不得已敌对。

    至少在陈一凡眼中,是很不得已。

    洛秋想让他吃屎,他总不能从了吧?那就只有……让他吃。

    虽然都结果很不错,至少这个过程,事前事后,他都是很忐忑的。

    这次不同,平静戏谑,此时他的心里只有这些感觉。

    忐忑,紧张?不存在的。

    大概,这就是对于实力的自信。

    “试试就试试(逝世)!你以为我不敢?”洛秋咬牙切齿的甩开陈一凡的手,耿着脖子道。

    甩开?他当然甩不开,陈一凡松手了而已。

    “我知道你敢,要不……怎么叫没头脑呢?”陈一凡耸耸肩,扫视周围一眼,转了转眼珠,有些闲适而随意的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