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不当鬼帝 > 第1189章 我坐到这个位置,不是为了忍气吞声的

第1189章 我坐到这个位置,不是为了忍气吞声的

 热门推荐:
    “少爷!刚刚那人……”

    陈一凡走后,老管家这才站定,走上前两步,担忧的对温夙问道。

    “他很强,但我温夙,从来不求人。”温夙看着陈一凡离去的背影,淡淡道。

    陈一凡听到了,但没有再做停留,因为他知道,这小子再怎么嘴硬,迟早会来求自己的。

    至于九州鼎,抱歉,不让!

    现在的陈一凡,其实拿九州鼎来也没用。

    但他早已经做好了安排,就拿来还人情吧!

    传说,得九鼎者,可得天下。

    这九鼎,镇的是九州气运。

    上一次轮回中,承了秦始皇的情,这一次,便还给他。

    但不能给他九鼎,其中梁州鼎,陈一凡准备给陶逸然。

    “阿姨,我们今天就先回去了,有空再来看小丰。”回到病房,又与陆丰老妈寒暄了一阵,陈一凡告辞道。

    “好!好!小丰这里不用你们担心,自己好好学习啊!”阿姨关切道。

    陈一凡顿了一下,许晴也看向陈一凡。

    “我退学了。”陈一凡并没有隐瞒,直接道。

    “什么?”陆丰老妈有些惊讶,又有些欲言又止。

    “你成绩那么好,怎么退学?是不是因为你爷爷的事……”

    “小凡,生老病死,不过都是人这一辈子要经历的,你要学着释怀。”阿姨苦心劝告道。

    陈一凡苦笑一声,他当然知道。

    甚至,可以说比一般人了解得更清楚,更透彻。

    但是,他无法接受。

    不管是上一次轮回中,不惜改动生死簿,救回爷爷,还是为了能够再一次见到敖泠鸢,放弃一切,自己亲生的血脉,自己坚持的信念,他放弃了这一切,才换来这样的机会,让敖泠鸢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阿姨,是有其他的一些情况,不过,您放心吧!我一切都好,虽然退学了,但也有自己的经济来源,还不至于过得太惨。”陈一凡安慰道。

    随即,告别离去。

    将许晴送回家后,陈一凡带着敖泠鸢来到了泷水县唯二的别墅区之一。

    寻龙山庄在这里购置了几套房产,买的时间比较早,是作为投资的。

    但其中好几套,都已经被陈家那些亲戚用作自用了,他拿来住一住,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

    敖泠鸢并未对此表示惊奇,人间的别墅,与她从小住着的水晶宫比起来,还差得远。

    “少主,你找我?”傍晚时分,一个三十来岁的精英人士来到这里,见了陈一凡。

    姜玉清叫陈一凡少主,因为他也是当初陈青云招揽的人才,在陈一凡接手家主之前,两人并没有太多的接触,显得有些生分。

    “你一向在管理泷水县这边的产业,洛家,你知道吧?”陈一凡坐在沙发上,怀中抱着一只玄色的猫,头也不抬的对姜玉清问道。

    这只黑猫,其实就是阿玄。

    玄猫确实灵异,即使轮回重启,阿玄没有了关于陈一凡的记忆,但却好像还是认识陈一凡一般。

    陈一凡也就顺便,将阿玄从地府拐走了。

    反正,酆都大帝空缺,整个地府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和在意阿玄的存在。

    作为一个尼罗河死神赠送给酆都大帝的外交礼物,它只在一些特定的场合,才被人想起。

    “洛家?知道!”姜玉清沉吟了片刻,点头道。

    洛家的经营范围还是比较广泛的,最初是从做小市场起家,当“超级市场”这一概念进入华夏的时候,洛家是整个泷水县,最先将目光放到这上面来的。

    时至今日,泷水县那些林林总总的小超市,有一大半都是洛家的。

    后来房产业爆利,洛家业闻风而动,为其家族产业的迅速增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当然了,在那个时期,玩儿房地产也得有些背景才玩儿得转,洛家与一些社会人员,保持着合作关系。

    总的来说,洛家在泷水县,还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家族,只是不能与那些三代以上的世家比较罢了。

    比如苗家,那是武学世家,与洛家这样的后起之秀,一个天,一个地。

    简单来说,苗家那种,便是锋芒不显,估计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但其家族底蕴,足以支撑这个家族延续百年以上。

    而洛家,整个泷水县但凡有个大点儿的新闻,一定有他的影子,什么商业聚会,少不了洛家的人,大出风头。

    但这样的家族,在那些低调沉稳的世家眼中,风起时一朝龙飞九天,风停时,跌入云泥。

    如果学不会低调,恐怕也不过是一阵随风而逝的烟。

    “我要它消失。”

    陈一凡淡淡道。

    姜玉清愣了一下,诧异的看着陈一凡。

    “为什么?”

    “据我所知,我们的产业,与洛家并没有任何冲突。”姜玉清是个典型的商业人才,考虑问题只从利益出发。

    “看它不爽。”陈一凡自然没有必要再去向姜玉清详细解释自己与洛秋的矛盾,只是淡淡道。

    “你要知道,我找你来,已经是给他们机会。”

    “当一辈子普通人,总比丢了性命要好。”

    陈一凡此时对姜玉清所说的消失,只是让洛家消失,而不是让洛家的人全都人间蒸发。

    如果他打算那么做,叫的就不是姜玉请了,寻龙山庄随便派个种花的仆从去就够了。

    多大仇多大怨呢?不就是教训个不开眼的家伙罢了。

    而姜玉清得到陈一凡这样的回答,当然是很无奈的。

    少主!不,家主!

    您现在都是家主了,怎么能这么任性?

    看谁不顺眼,就让他消失?

    “洛家体量不小,扎根泷水县也有三四十年了,要让他们消失,恐怕……”

    姜玉清迟疑道。

    “况且,家主!我认为您不应该是这么幼稚的人,就因为看洛家不顺眼……”

    在姜玉清眼中,陈一凡并不是那些肆意妄为、胡作非为的纨绔。

    “不然呢?我坐到今天的位置,我们陈家有这样的能力,我曾经付出的那些努力,不是为了让我在这个社会上忍气吞声的。”陈一凡终于抬眸,看了姜玉清一眼,淡淡道。

    “还是说,你做不到?”

    “要是这个能耐都没有,我认为你不配做龙轩集团的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