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清隐龙 > 第一百零四卷 5098 就住这大车店

第一百零四卷 5098 就住这大车店

 热门推荐:
    戈登的脸色尴尬了起来,这些欧洲留学回来的清朝海军人才,是英国方面多次发电报要戈登重点关注的。

    大清国里面这些朝臣们也都是鬼灵精,最早筹备海军人才留学的时候,拿主意的都是左宗棠和鬼子六奕?这一批人。

    鬼子六精通洋务,他当时就拍板了,说肖乐天的外交核心是普鲁士德国和美国,敌人是法国和沙俄,英国争取的是中立。

    我们既然要搞留学生了,就不能再走他的老路,而且我们要搞海军自然要跟第一名去学习,自然就是英国了。

    邓世昌、严复这一批南洋马尾船政学堂走出来的留学生,一股脑的都送到了英国去学习。

    英国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培养嫡系的机会,虽然英国人对中国人整体是瞧不起的,但是对于这些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还是非常绅士,非常客气的。

    毕竟要培养未来的利益代言人吗!如今的投资就要做到位,在英国的时候,这些留学生不仅可以拿到清国的汇款,还能拿到英国给的高额奖学金和各种补贴。

    像邓世昌他们所住的局所,租金有三分之二都是英国政府补贴的,学生们只交三分之一,就能住在别墅洋房里,房东给他们提供的生活条件也是最好的。

    每学期考试之后,九成的清国留学生都能得到各种奖学金!

    一旦有了节假日,英国各种公私机构都有邀请他们参观学习的请帖,普通伦敦百姓可能一生都没有走进过英国议会大厦和白金汉宫。

    但是这些留学生们都去过好多次了,很多议会也允许他们旁听!

    戈登当然知道英国政府培养自己嫡系的战略目的,所以从香#港上船之后,一看有这些学生在,那关系自然非常融洽。

    一路学习生活双方都是非常照顾的,举个简单的例子,在货船上这些清国的留学生可以和船长跟戈登爵士一起吃小灶。

    这待遇让很多英国水手都眼红的不得了了。

    这次乘坐火车前往京师,到了天津卫突然遇到特殊情况,戈登下意识的还按照以前的套路来办事儿。

    想请这些留学生去海河对岸的英国使馆去休息一晚,明天打听好了火车情况再出发进京师。

    但是满心的热诚一下子撞了一鼻子灰,热脸算是蹭到冷屁股了,邓世昌等人拒绝前往英国使馆休息。

    “戈登爵爷,我们感谢您的好意,如果这是在国外我们一定不会驳了您都面子,但是这是大清国的土地,这里是天津卫!”

    “我们在我们自己的家乡,难道还没有地方吃饭休息吗?就算大车店,鸡毛铺子条件再简陋,那也是我们的家啊!”

    “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这时候我们再去租界住,我怕天下人戳我们的脊梁骨啊!”

    戈登脸色微红“啊!这样……其实我也是担心大家的安全和健康,当然了诸位同僚都有官身,宵小是不敢如何的,可是这健康条件……”

    环顾四周,很多人眉毛都紧锁了起来,这个时代天津火车站可没有21世纪的繁华,在海河东岸的火车站其实就在一片庄稼地旁边,紧靠黑漆漆的海河水。

    火车站周围都是垃圾和荒草,各种难闻的气味蒸腾起来,看看周围的伙食也是够差劲的,这些草棚里的吃食其实味道不错的,但是你要说多卫生可就真说不好了。

    看看油灯下面捏虱子的大烟鬼,大车店里进进出出的野鸡,黑暗中小偷流氓还都贼溜溜的窥探着。

    没人怕这些小偷无赖,但是无处不在的肮脏和臭气还有细菌病毒,让接受过卫生概念的这些学生们有些挠头了。

    戈登笑着说“诸位都是朝廷有用之栋梁,中国人都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五月的天气了,越来越热,一旦染上一些时疫那就不好了……”

    “诸位的爱国之心,万岁爷是能感受的到的,但是也要爱惜自身啊!我相信英明圣天子,也不会怪罪的!”

    按理说话到这个份上了,大家也就借坡下驴得了,周围大车店的伙计根本就对这批客人不抱任何希望。

    所有店老板都不敢想象这些贵客会来自己这里住宿,一个个无所谓的看热闹听着他们闲聊天。

    可是邓世昌还是一个倔脾气他哈哈一笑大声的说道“哈哈……我们留学出去学的是军事,是带兵打仗的苦差事,不是去享福的!”

    “我今天连这点腌臜都忍受不了,以后能带出什么好兵?当兵的又有几个会佩服我?爵爷不用说了,这个大车店我还就住定了!”

    说完邓世昌第一个大步流星的就往大车店走,这位一身西装的二鬼子一来,吓的看热闹的人们轰的一声都散开了,大车店老板都不知道怎么接客了。

    “这位……爷……爷啊……这是下苦力人住的……您……您不能住啊……”

    邓世昌哈哈大笑“都是中国人,他们能住,我也能住……接着皮箱子给我看好了,今天我就住在这里了!”

    说完邓世昌把手里的皮箱丢了过去。

    就在店老板手忙脚乱去接皮箱子的时候,突然老板身后有人大叫一声“好……说得好!”

    只见一道人影嗖的一声冲了过来,灵巧的如同一只乳燕一样,单手抄起差点摔在地上的皮箱,然后只见这人翻了几个筋斗稳稳的站在了邓世昌面前。

    “大人!说得好……小的第一次见当官的有这样的口气!您是什么官?”

    面前是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眼睛神采飞扬的,身子骨一看就是练过,架势十足!

    邓世昌笑了“我是大清朝海军的官,朝廷要筹建海军,我们从欧洲留学回来的……”

    “哦?您要指挥洋人还有华族那样的大兵船吗?保着老百姓不再挨洋人打吗?”

    “没错,我们回国就是来干这个的……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这时候从后面匆匆走来一名中年人,下盘沉稳、太阳穴鼓胀,浑身上下都透出了精气神。

    这位男人走过来赶紧打千行礼“草民拜见大人,犬子失礼了,请大人赎罪……在下霍恩弟,这是犬子霍元甲!”